〈微言大义〉分类下的文章(464)

往坏里带

【2016-08-20】

@whigzhou: 对比两组数据挺有意思,左图美国黑人比例最高的前10个城市(city),从84%到56%不等,右图黑人比例最高的前10个都市区(metropolis),从48%到31%,左图蓝色数字是对应都市区的黑人比例,很明显,在这些城市,白人中产者基本上放弃了内城,这个趋势估计还会延续下去,最终产生一批黑人城市。

@whigzhou: 这些城市的共同特点是犯罪率极高,1/3-1/2的成年黑人男性被关在牢里,民主党长期垄断权力,福利计划一个接一个,政府开支和税率不断上涨,公立学校一团糟,大片街区沦为废墟,官僚机构腐败透顶……

@whigzhou: 这是内城/郊区的分化,类似的分化也发生在城(more...)

标签: | | | |
7392
【2016-08-20】 @whigzhou: 对比两组数据挺有意思,左图美国黑人比例最高的前10个城市(city),从84%到56%不等,右图黑人比例最高的前10个都市区(metropolis),从48%到31%,左图蓝色数字是对应都市区的黑人比例,很明显,在这些城市,白人中产者基本上放弃了内城,这个趋势估计还会延续下去,最终产生一批黑人城市。 @whigzhou: 这些城市的共同特点是犯罪率极高,1/3-1/2的成年黑人男性被关在牢里,民主党长期垄断权力,福利计划一个接一个,政府开支和税率不断上涨,公立学校一团糟,大片街区沦为废墟,官僚机构腐败透顶…… @whigzhou: 这是内城/郊区的分化,类似的分化也发生在城市之间,未来也会发生在州与州之间。 @whigzhou: 有些城市通过土地管制、建筑管制和分区规划把房价抬的极高,也起到了挤出贫穷黑人的效果,过去二十年湾区的黑人比例就在下降 @whigzhou: 相对于现代文明生活,黑人确实有些弱点,但要是没有民主党过去半个世纪不遗余力地残害,也不至于落得这个地步 @whigzhou: 残害政策从两个方向同时下手:压制他们人性中所有积极向善的倾向,纵容娇惯他们所有坏的那些方面:用最低工资法剥夺工作机会,用福利救济削弱工作激励和家庭责任,用禁毒法施饵下套,用平权法强化种族身份,总统和司法部长赤膊上阵煽动种族对立……所有你能想到的把他们往坏里带的办法,全用上了 @路人萨维:辉总的意思是太傻了政策形同残害,还是故意的? @whigzhou: 一开始应该不是故意的,毕竟谁都没有这样的远见,只是民主党惯于玩族裔政治而已,但那么多年过去,效果这么明显,再变本加利的坚持玩,就有点故意了 @whigzhou: 动员少数群体,强化族裔身份,玩族裔政治和裙带政治,是民主党的看家本领,看看坦慕尼协会的历史就很清楚 @whigzhou: 有人可能对60年代民主党180度大转身感到困惑,其实一点不奇怪,他们的族裔/身份政治把戏是一贯的,改变的只是选择哪些族裔/身份群体建立票仓 @whigzhou: 所以无论站在哪一边,他们决不能让黑人这个身份标签消失 @whigzhou: 对黑人来说,不幸的是,他们被挑中时,正是福利主义大跃进之际,结果就被坑惨了 @whigzhou: 当然黑人自身的弱点也起了作用,自律性、延迟满足、责任心方面,比起有着数千年文明历史的民族都差一些,因而福利主义和娇惯政策负面激励效果也更显著 @沉思之后:黑人自身的问题才是主因吧。即便没有民主党的政策,全世界哪个黑人主导的国家或地区繁荣了呢?反之,北欧以及荷兰福利主义和娇惯政策也不少,但是黑人少,也还在持续繁荣中 @whigzhou: 可是平权运动之前美国黑人的状况要好很多啊,非洲人自己未能建立好国家,不等于他们不能作为少数群体在已经建立的好国家中获得良好发展 @SenatusPopulusqueRomanus: 日耳曼人没有数千年文明史,埃及、巴比伦文明史最长。 @whigzhou: 日耳曼人的文明化进程少说也有一千五百年了吧 @whigzhou: 文明化不是全部(在何种文明中被文明化也很重要),但很关键,所有中东来源的移民群体中,波斯裔表现最好,不是没缘由的  
Pinker式乐观主义

【2016-08-17】

@whigzhou: 《危险、担忧与公共政策》 某类危险的死亡几率越高,就越“值得担心”,也越值得在公共政策上得到优先处理?

@whigzhou: Pinker式乐观主义就是出于类似的无知,仅以死亡率/谋杀率之类简单数字衡量公共安全,忽略了安全问题的很多重要方面,举个简单例子:A/B两个城市谋杀率同为千分之五,A的谋杀案均匀分布于全市,B的全部集中于其第9区,两市市民对公共安全的感觉完全不同,而且这种不同十(more...)

标签: | |
7390
【2016-08-17】 @whigzhou: 《危险、担忧与公共政策》 某类危险的死亡几率越高,就越“值得担心”,也越值得在公共政策上得到优先处理? @whigzhou: Pinker式乐观主义就是出于类似的无知,仅以死亡率/谋杀率之类简单数字衡量公共安全,忽略了安全问题的很多重要方面,举个简单例子:A/B两个城市谋杀率同为千分之五,A的谋杀案均匀分布于全市,B的全部集中于其第9区,两市市民对公共安全的感觉完全不同,而且这种不同十分合理。 @whigzhou: 再极端一点,假如B市的谋杀案全部属于黑帮火拼,那么该市良民就会(十分合理的)觉得这个城市非常安全 @whigzhou: 这就是为什么面向非特定人群的恐怖攻击,尽管造成的伤亡对社会总他杀率的贡献率很低,但仍足以引起恐慌,并值得被当作重大安全问题对待,的理由所在
黄金太贵

【2016-08-14】

@whigzhou: 只有将竞争在性别间完全隔离,才可能让男女运动员拿到数量大致相同的奖牌,同理,必须实行某种(有形或无形的)种族隔离制度,才可能让各种族在职业竞技场上获得大致相同的报酬和晋升机会,现在你们大概明白平权法的精髓所在了吧?

@去了哪儿的人: 不知道为吗没有这样的言论——某族人居然一块金牌都没,种族歧视啊,领这种奖是一种侮辱。

@whigzhou: 更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主张将赛事分(more...)

标签: | |
7341
【2016-08-14】 @whigzhou: 只有将竞争在性别间完全隔离,才可能让男女运动员拿到数量大致相同的奖牌,同理,必须实行某种(有形或无形的)种族隔离制度,才可能让各种族在职业竞技场上获得大致相同的报酬和晋升机会,现在你们大概明白平权法的精髓所在了吧? @去了哪儿的人: 不知道为吗没有这样的言论——某族人居然一块金牌都没,种族歧视啊,领这种奖是一种侮辱。 @whigzhou: 更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主张将赛事分成17个性别举行,可能是因为最近黄金太贵~  
总会起作用

【2016-08-10】

@海德沙龙 《噩梦般的底特律教育系统》 底特律自70年代以来就在持续衰败,居民不断逃离,工厂和住宅区一个个沦为废墟,犯罪率攀至榜首,随之一起沦落的还有它的公立教育系统,学生大量流失,出勤率、毕业率和学习成绩快速下降,然而这些学校的开支却并未减少,它正在从一个教育机构变成教师救济所…

@whigzhou: 选择机制总会起作用,问题是在哪个层次上起作用,假如你阻止自由市场在个体和企业层次上起选择作(more...)

标签: | |
7337
【2016-08-10】 @海德沙龙 《噩梦般的底特律教育系统》 底特律自70年代以来就在持续衰败,居民不断逃离,工厂和住宅区一个个沦为废墟,犯罪率攀至榜首,随之一起沦落的还有它的公立教育系统,学生大量流失,出勤率、毕业率和学习成绩快速下降,然而这些学校的开支却并未减少,它正在从一个教育机构变成教师救济所… @whigzhou: 选择机制总会起作用,问题是在哪个层次上起作用,假如你阻止自由市场在个体和企业层次上起选择作用,那么其他选择机制便会在产业、组织、城市、地区、国家等层次上起作用。  
比如暖球党

【2016-07-27】

@whigzhou: Yes,Minister里描绘的那种官僚机构捕获权力,事务官戏弄选举官员的情况,在美国不太严重,原因可能是大量非官方智库和游说机构的存在,将政治纲领转变成可操作的具体法案,是桩繁重的技术活,许多智库和游说机构就是帮政客干这活的,如果这些活都被拿政府经费的研究机构包揽了,情况就完全不同。

@whigzhou: 所以尽管游说活动有种种不好,那也比用官办研究机构取代它们好,这是(more...)

标签: | |
7333
【2016-07-27】 @whigzhou: Yes,Minister里描绘的那种官僚机构捕获权力,事务官戏弄选举官员的情况,在美国不太严重,原因可能是大量非官方智库和游说机构的存在,将政治纲领转变成可操作的具体法案,是桩繁重的技术活,许多智库和游说机构就是帮政客干这活的,如果这些活都被拿政府经费的研究机构包揽了,情况就完全不同。 @whigzhou: 所以尽管游说活动有种种不好,那也比用官办研究机构取代它们好,这是反对由政府资助研究活动的最重要理由,哪怕资助的是貌似与政治无涉的自然科学研究,最终也会变成权力捕获者,比如暖球党。 @whigzhou: 由此想到的一个问题是,川普上台后会找谁来干这活呢?那些多年来大力主张自由市场的保守派智库,难道真能厚着脸皮去帮川普草拟法案如何将关税提高到40%,如何惩罚拒绝将工厂搬回来的公司?如何解除美国对盟国的安全责任?依我看,他只能去左派那里找了。
会动摇多少结论呢

【2016-07-25】

@whigzhou: 以统计学方法为主导的研究有个问题是,容易让人忽视一些有着根本重要性但又缺乏统计差异的因素,比如身高,在一个儿童营养条件普遍得到保障的社会,研究者可能会得出『营养不是影响身高的重要因素』的结论,并且这一结论可能在很多年中都经受住了考验,直到有一天,某一人群经历了一次严重营养不良……

@whigzhou: 在可控实验中,此类问题可以通过对营养条件这一参数施加干预而得以避免,但社会科学领域常常不具备对参数进行任意干预的条件,只能用统计学方法来模拟可控实验,可是(more...)

标签: | |
7329
【2016-07-25】 @whigzhou: 以统计学方法为主导的研究有个问题是,容易让人忽视一些有着根本重要性但又缺乏统计差异的因素,比如身高,在一个儿童营养条件普遍得到保障的社会,研究者可能会得出『营养不是影响身高的重要因素』的结论,并且这一结论可能在很多年中都经受住了考验,直到有一天,某一人群经历了一次严重营养不良…… @whigzhou: 在可控实验中,此类问题可以通过对营养条件这一参数施加干预而得以避免,但社会科学领域常常不具备对参数进行任意干预的条件,只能用统计学方法来模拟可控实验,可是当某些变量的采样值缺乏多样性时,这一模拟便无法进行,于是便留下了盲点。 @whigzhou: 近年来有很多针对国别的政治学研究,量化了很多指标,统计学工具也用的挺熟练,但我总有种感觉,一些基本背景条件似乎没有得到足够关注,比如拿破仑战争之后各国政治的一个基本背景是英帝或美帝的存在,这一条件如此普遍而牢固乃至观察不到差异,一旦消除,会动摇多少结论呢? @whigzhou: 让问题变得更棘手的是那些存在足够大差异但『边际影响率从某个阈值开始骤减』的变量,比如钙摄入量与身高的关系,在『从零到适宜值』这个区间,钙摄入对身高影响显著,而从适宜值往上,边际影响率急减,几乎没影响,此时更容易得出错误结论。 @慕容飞宇gg: 是。类似的各种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的比较也存在类似问题,现有的结论都只适用于现在90%的学生上公立学校的基本背景。对李伯儒主导的学界来说这个基本背景是理所当然的。 @whigzhou: 嗯 @whigzhou: 我们经常听到诸如『某一特性差异60%归因于基因,40%归于环境』之类的说法,仿佛这一归因比例是某个固有值似的,而实际上,这些比例当然高度依赖于目标人群的生存条件,你把一个群体的铅污染全部消除,智力的环境影响『比重』立马就降低了。 @whigzhou: Taleb的《黑天鹅》想要谈论的就是这个主题,可是他太笨了,写了厚厚一本看起来很哲学的砖头书,结果也没说清楚。  
文化气味

【2016-07-23】

@linsantu 发表了博文《科学家和哲学家的宗教信仰》(6月24日改自去年知乎回答,7月10日发表于腾讯大家)一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主义的时代,科学家(尤其是自然科学家)常常被视为理性与真理的化身。因此一般人在讨论“神 http://t.cn/R5gmmgp

@Drunkplane-zny: @whigzhou 辉总也许会对这文章感兴趣。我感觉挺有趣的。

@whigzhou: 这主要是个文化现象,不从文化方面入手没啥意思

@whigzhou: 我见过一些信仰调查问卷,基本观(more...)

标签: | | |
7327
【2016-07-23】 @linsantu 发表了博文《科学家和哲学家的宗教信仰》(6月24日改自去年知乎回答,7月10日发表于腾讯大家)一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主义的时代,科学家(尤其是自然科学家)常常被视为理性与真理的化身。因此一般人在讨论“神 http://t.cn/R5gmmgp @Drunkplane-zny: @whigzhou 辉总也许会对这文章感兴趣。我感觉挺有趣的。 @whigzhou: 这主要是个文化现象,不从文化方面入手没啥意思 @whigzhou: 我见过一些信仰调查问卷,基本观感是,通常它们的问题都问的很蠢,让我无从回答,比如『你认为上帝存在吗?』这种问题,若不澄清其操作性含义,便毫无意义,『你有宗教信仰吗?』也差不多,『你觉得下列哪顶帽子更适合你:无神论者、怀疑论者、不可知论者、基督徒……』稍微好一点,但信息量也不大。 @whigzhou: 假如1950年的一位数学家说自己是基督徒,2010年的一位数学家说自己是无神论者,依我看,这一不同表态对于我们判断他们在基本哲学立场上有何差异毫无帮助。 @whigzhou: 因为如何表态主要取决于他们是否喜欢『基督徒』和『无神论者』这两个词所沾上的文化气味 @whigzhou: 宗教信仰主要是一种文化认同,跟哲学立场没什么关系,或者说两者间关系是高度任意的,『全知全能的上帝规定了物理定律并通过这些定律运行世界』和无神论有什么经验上可辨认差异吗?反之,无神论者照样可以相信灵性、感质和各种天钩。 @whigzhou: 所以,假如你要把宗教当成一个哲学问题来问,那么你的问题就不能这么幼稚或暗含立场,假如你要把它当成文化认同问题来问,那么像『你经常去教堂吗?』『假如你没受过洗,你会在未来受洗吗?』『你常阅读圣经吗?』『教会生活对你重要吗?』『你希望自己的葬礼遵循基督教仪轨吗?』之类的问题会更好。 @whigzhou: 当代美国社会的语境中,信仰问题其实已经收窄到了其伦理方面,即,争议参与者所关切的,主要是其伦理方面,其中要点可表述为:在判定某一人类行动应该与否时,除了个人欲望、理性及其集体表达之外,是否存在某个更高(或最高)的外部指引,若是,它具体给出了哪些指引? @whigzhou: 多数坚守信仰者所意图坚守的,其实是这个,尽管他们自己往往也表达不清楚。  
深红区

【2016-07-21】

@海德沙龙: 《牛仔:备受排挤的濒危物种》 2014年的内华达『邦迪对峙』和今年初的俄勒冈占领行动,让牛仔这个久已被遗忘的群体又进入了公众视野,本文是一位俄勒冈牧场主写给《华盛顿邮报》的一封信,讲述了近年来联邦政府的土地与环境政策如何影响着他们的生计。

@海德沙龙: 牧场主处境恶化只是这场对抗的背景之一,更大的背景是日益膨胀的国家主义与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对立,『邦迪对峙』得到了众多民兵组织的支持,这些民兵组织代表了自由、独立、自治的古老美国传统,通过支持牧场主的行(more...)

标签: | |
7322
【2016-07-21】 @海德沙龙: 《牛仔:备受排挤的濒危物种》 2014年的内华达『邦迪对峙』和今年初的俄勒冈占领行动,让牛仔这个久已被遗忘的群体又进入了公众视野,本文是一位俄勒冈牧场主写给《华盛顿邮报》的一封信,讲述了近年来联邦政府的土地与环境政策如何影响着他们的生计。 @海德沙龙: 牧场主处境恶化只是这场对抗的背景之一,更大的背景是日益膨胀的国家主义与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对立,『邦迪对峙』得到了众多民兵组织的支持,这些民兵组织代表了自由、独立、自治的古老美国传统,通过支持牧场主的行动,他们展示了不惜以武力对抗联邦政府权力扩张的决心。 @whigzhou: 牧区与深红区高度重合 @whigzhou: 牛仔最多的落基山东麓各州(爱达荷、蒙大拿、怀俄明、犹他)既是保守派势力最稳固的州,也是共和党初选中川普输的最惨的州,这不是巧合 @whigzhou: 90年代以来,美国学术界急剧左倾,但这一倾向并非均匀分布,左倾最严重的是新英格兰地区的大学,而落基山东麓各州的大学是唯一的例外,保守派比例不降反升,不想放弃学术的保守派都跑那儿去了 @whigzhou: 从下图可见,美国学术界近二十年的左倾化主要是新英格兰大学贡献的 http://t.cn/RtAxkDi Figure 2. Regional Ideological Variations of Americas Professors: 1989 – 2014 @whigzhou: 美国校园的革命小将再这么闹下去,说不定到最后就是这些对学术最没兴趣的落基州保存了美国的学术和思想自由,这不由让人想起瑞士,很难说瑞士山民对金融业有什么兴趣,但正是瑞士山民的彪悍、独立和对自由的执着,在动荡年代为欧洲金融业保存了一个避难所。  
活得好好的

【2016-07-19】

@隐藏的火星人:我就想问辉总,兼顾后果和公平的最好的策略是什么,对待绿化

@whigzhou: 宪法容许范围内可做的很多,比如停止穆斯林移民,犯罪移民驱逐出境(像瑞士),取缔国内赞助恐怖主义的组织,禁止国内政治组织接受伊斯兰主义组织或政权(比如沙特政府)的捐款,在公职人员中展开忠诚调查(即麦卡锡行动)

@whigzhou: 从佛罗里达Boca Raton伊斯兰中心 (ICBR)的例子可看出有多少早该做事情没(more...)

标签: | |
7320
【2016-07-19】 @隐藏的火星人:我就想问辉总,兼顾后果和公平的最好的策略是什么,对待绿化 @whigzhou: 宪法容许范围内可做的很多,比如停止穆斯林移民,犯罪移民驱逐出境(像瑞士),取缔国内赞助恐怖主义的组织,禁止国内政治组织接受伊斯兰主义组织或政权(比如沙特政府)的捐款,在公职人员中展开忠诚调查(即麦卡锡行动) @whigzhou: 从佛罗里达Boca Raton伊斯兰中心 ([[ICBR]])的例子可看出有多少早该做事情没做,ICBR与恐怖组织的关系确凿无疑,毫不掩饰,十几年来屡屡被联邦政府抓包和定罪,却始终活得好好的,不久前还被棕榈滩县选为投票点,直到本次惨案发生遭大量抗议后才换地方 http://t.cn/RtzHREz @whigzhou: 类似例子比比皆是,几乎是常态  
一颗要命丸

【2016-07-18】

@whigzhou: 凯末尔主义终结之后,土耳其的一些可能发展:离开北约(主动或被动),占领叙利亚的部分地区,攻击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在高加索和中亚扶植马仔因而与俄国发生冲突,为争夺中东霸权而与伊朗和/或沙特发生冲突……

@whigzhou: 七年前的诺贝尔和平奖不愧为史上最具预见性和最具激励效果的诺贝尔奖~

@龙与羊驼: 凯末尔主义是和纳赛尔一样的工业党,为什么不能被终结?经济只有自由化才能最终推动政治自由化,不自由的经济根本不可能推进政治社会风气的开放。

@whigzhou: 绿化是『一颗要命丸』,都不用第二颗,跟这个抉择相比,其他都不重要了

@whigzhou: 宪政基础是根,经济表现是果,经济政策、自由化、私有化,都只是小枝桠而已,都是很容易逆转的事情,花枝插在花瓶里不也能绚烂几天嘛,鸟用

@blue-tomato: 像土尔其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而且是一个有着一定经济能力的宪政民主国家,还需要依靠军队的协助才能摆脱宗教(绿化)的入侵,这是否说明绿化的强大与及宪政民主的无能呢?

@w(more...)

标签: | | |
7316
【2016-07-18】 @whigzhou: 凯末尔主义终结之后,土耳其的一些可能发展:离开北约(主动或被动),占领叙利亚的部分地区,攻击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在高加索和中亚扶植马仔因而与俄国发生冲突,为争夺中东霸权而与伊朗和/或沙特发生冲突…… @whigzhou: 七年前的诺贝尔和平奖不愧为史上最具预见性和最具激励效果的诺贝尔奖~ @龙与羊驼: 凯末尔主义是和纳赛尔一样的工业党,为什么不能被终结?经济只有自由化才能最终推动政治自由化,不自由的经济根本不可能推进政治社会风气的开放。 @whigzhou: 绿化是『一颗要命丸』,都不用第二颗,跟这个抉择相比,其他都不重要了 @whigzhou: 宪政基础是根,经济表现是果,经济政策、自由化、私有化,都只是小枝桠而已,都是很容易逆转的事情,花枝插在花瓶里不也能绚烂几天嘛,鸟用 @blue-tomato: 像土尔其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而且是一个有着一定经济能力的宪政民主国家,还需要依靠军队的协助才能摆脱宗教(绿化)的入侵,这是否说明绿化的强大与及宪政民主的无能呢? @whigzhou: 说明宪政存续条件之苛刻 @blue-tomato: 非常有意思。如果是这样,谁人可以在规则既定的条件下,推翻规则,扮演最后的救世主,而且有充足的理由得到人们的信任?貌似魔兽里的守护者最终却是引进兽人的作恶者 @whigzhou: 以前是英帝,后来是美帝,现在,恐怕已经没了 @whigzhou: 多年来我已反复强调宪政基础相对于中短期变革与增长的重要性,复习一下:《从摊贩胜诉看印度法治》 《不必对南非期望太高》 《下一块金砖在哪里?》 @安德鲁杰克逊蓝卫兵:但是弗里德曼说只要经济自由,社会必定开放,政治必定自由,这个怎么讲? @whigzhou: http://headsalon.org/archives/7107.html  
先自己割了

【2016-07-17】

@whigzhou: 素食,反狩猎,反枪,反核,反帝反殖民,和平主义,支持同性婚姻,福利主义,奶嘴化教育……所有这些看似完全没关系的政治诉求,在现实中却是高度内聚的,能把这些串起来的因素,我能想到的只有阴柔化,这一点在绿党身上表现的最清楚。

@江南孤影月:漏了女权。

@whigzhou: 嗯,还有反死刑和反工业

@tuxt520:阴柔和同性恋婚姻的关系是什么?

@whigzhou: 阴柔化根本出发点就是反对传统男性角色,然后也延伸到各种让人联想到雄性力量的东西,比如枪支、核能和大型机械(more...)

标签: | |
7313
【2016-07-17】 @whigzhou: 素食,反狩猎,反枪,反核,反帝反殖民,和平主义,支持同性婚姻,福利主义,奶嘴化教育……所有这些看似完全没关系的政治诉求,在现实中却是高度内聚的,能把这些串起来的因素,我能想到的只有阴柔化,这一点在绿党身上表现的最清楚。 @江南孤影月:漏了女权。 @whigzhou: 嗯,还有反死刑和反工业 @tuxt520:阴柔和同性恋婚姻的关系是什么? @whigzhou: 阴柔化根本出发点就是反对传统男性角色,然后也延伸到各种让人联想到雄性力量的东西,比如枪支、核能和大型机械 @人格显示器: 阴柔化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城市生活让人远离了耕作、狩猎、以及战争? @whigzhou: 依我看,首要原因是社会的和平化,降低了战士禀赋的社会需求,其次是机械化降低了对肌肉的需求,总之,阳刚和雄性力量不像过去那么值钱了 @tuxt520:传统男性角色也可以是同性恋啊 @whigzhou: 将古代男风等同于现代同性文化的说法很流行,但那是错误的,前者并不对婚姻和家庭构成冲击,并不挑战男性角色和雄性力量 @abada张宏兵:这些在ISIS国很推崇很值钱 @whigzhou: 没错,坏就坏在这里,当今西方物质实力如此强大,只因文化之阴柔,意志之虚弱,连几只臭虫都踩不死 @whigzhou: 1)认为某件事E不好,并认为其原因是C,不等于反对C,我当然不会反对和平化和机械化,2)指出某邪恶人群也拥有特性P,并不能驳斥『特性P是可贵的』这一论点,假如恐怖分子都爱吃肉,我们就不吃了?强奸犯都还长着鸡鸡呢不是?要反强奸就先自己割了?【这么简单的道路都需要解释,实在令人失望】  
白垃圾

【2016-07-16】

@方悄悄诺娃 有人问:你这样张口闭口小粉红,你跟小粉红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明显啊……我从没逼人表过态,也没去别人微博底下骂过街……小时候被人踩了一脚,我哭了,我妈妈问我是不是很疼,我说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对不起……然后那人听见了就跟我说“对不起”,我就哭着说“没关系”啊……我哪有小粉红万分之一的战斗力,不要谬赞我了。

@sw小橘子: 词的褒贬,是随着词所指对象的属性而变迁的。本来是褒义的词,长期用在卑劣的事物上,就带上了贬义。本来是贬义的词,长期用在价值链上游,就带(more...)

标签: | |
7288
【2016-07-16】 @方悄悄诺娃 有人问:你这样张口闭口小粉红,你跟小粉红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明显啊……我从没逼人表过态,也没去别人微博底下骂过街……小时候被人踩了一脚,我哭了,我妈妈问我是不是很疼,我说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对不起……然后那人听见了就跟我说“对不起”,我就哭着说“没关系”啊……我哪有小粉红万分之一的战斗力,不要谬赞我了。 @sw小橘子: 词的褒贬,是随着词所指对象的属性而变迁的。本来是褒义的词,长期用在卑劣的事物上,就带上了贬义。本来是贬义的词,长期用在价值链上游,就带上了褒义。那么,“小粉红”是如何成为贬义词的呢? @whigzhou: 可不是嘛,whig/tory/yankee最早都是骂人话,只有最自信者才能欣然接受这些贬义绰号 @whigzhou: 英国人在这方面最豁达,美国黑人的称呼已经换了那么多个了,最后都没变成好词,negro在60年代还是中性词,约翰逊政府的官方文件里还这么叫,现在已经变成禁用词了 @whigzhou: 连Iron Lady都是俄国人叫出来的 @whigzhou: 马丁路德金在1963年那篇演讲里还把自己的民族称为Negro @whigzhou: 针对美国白人的蔑称不计其数,craker, okie, redneck, hillbilly,也没见受者满地打滚,很多人反而欣然受之引以为豪,最露骨的词是white trash,80年代很多南方白人作家自称white trash,1986年还出了本《白垃圾烹饪》,热卖  
大功率吸尘器

【2016-07-16】

@whigzhou: 昨天跟熊也聊天时我说,川普只要不支持贸易保护和15美元最低工资,还是可以赢得我支持的,福利主义是慢性病,可以慢慢治,贸易保护和高额最低工资则是速效自杀丸,后者尤烈,而且川普粉一直没想明白一件事:贸易保护是吸引低技能移民的大功率吸尘器,你把劳动密集型工厂都弄回来,拉美移民必定暴增。

@whigzhou: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一个后果就是大幅降低了墨西哥移民,近两年甚至已转为净(more...)

标签: | |
7283
【2016-07-16】 @whigzhou: 昨天跟熊也聊天时我说,川普只要不支持贸易保护和15美元最低工资,还是可以赢得我支持的,福利主义是慢性病,可以慢慢治,贸易保护和高额最低工资则是速效自杀丸,后者尤烈,而且川普粉一直没想明白一件事:贸易保护是吸引低技能移民的大功率吸尘器,你把劳动密集型工厂都弄回来,拉美移民必定暴增。 @whigzhou: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一个后果就是大幅降低了墨西哥移民,近两年甚至已转为净流出,一旦实施贸易保护,这一趋势立刻逆转。  
梅姨

【2016-07-15】

@whigzhou: 神速,脱欧大臣David Davis公布了离欧经济战略 http://t.cn/R5FEuRb Trade deals. Tax cuts. And taking time before triggering Article 50. A Brexit economic strategy for Britain

@_bear_:新上任的女首相怎么样?从就任演讲看似乎并不怎么靠谱呢

@whigzhou: 立场跟卡梅隆差不多,你觉得不靠谱的地方(我猜)其实是延(more...)

标签: | | |
7281
【2016-07-15】 @whigzhou: 神速,脱欧大臣David Davis公布了离欧经济战略 http://t.cn/R5FEuRb Trade deals. Tax cuts. And taking time before triggering Article 50. A Brexit economic strategy for Britain @_bear_:新上任的女首相怎么样?从就任演讲看似乎并不怎么靠谱呢 @whigzhou: 立场跟卡梅隆差不多,你觉得不靠谱的地方(我猜)其实是延续了卡梅隆的纲领,即在社会议题上彻底放弃保守立场(效果是消灭了这些议题),福利问题上从撒切尔立场后撤,走所谓『一族』路线 @whigzhou: 除了这几点,在自由贸易、财政开支、税收、管制等议题上,都算得上亲市场,比川普好多了 @whigzhou: 我的理想人选是最撒切尔主义的Michael Gove,可惜党内支持不足,Gove是那种会向医疗和教育这两个福利主义坚固堡垒发动攻击的人,这对于卡梅隆和梅姨都是不可想象的,目前政治气候下可能也得不到支持,而目前这个大转变最需要的是党内团结,所以我觉得在可能结果里,梅姨还是相当理想的。 @whigzhou: 最可喜的是,梅姨在脱欧问题上完全没有拖泥带水,这一点从原帖所转声明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几个日程期限设定都比之前大家预期的要早 【2016-07-17】 @whigzhou: 梅姨废掉了暖球部,表态支持低价能源开发,赞 http://t.cn/Rthcb1C @whigzhou: 梅姨组建的脱欧三驾马车非常给力,脱欧注定会占据这届政府的大部分注意力,她在社会议题上的倾向就没那么重要了,形势所迫,在经济方面恢复信心将是优先考虑,只要她显示出对这点的领悟,便值得看好  
除非傻瓜

【2016-07-14】

@海德沙龙 《以色列的共产主义土壤》 以色列人在生活中就像资本主义的终极典范,他们是个人主义者,极其善于创建和经营企业,对开发和推销创新也很在行。以色列拥有比整个欧洲更多的创业公司。然而,这些在自由市场中如鱼得水的以色列人,却极其讨厌市场,资本主义在多数以色列人眼里是个脏字。

@whigzhou: 以色列的经历带来几点启示:1)在远离日常尺度因而难以建立直觉的系统级问题上,非常聪明的一群人也可能犯浑,以色列(more...)

标签: |
7279
【2016-07-14】 @海德沙龙 《以色列的共产主义土壤》 以色列人在生活中就像资本主义的终极典范,他们是个人主义者,极其善于创建和经营企业,对开发和推销创新也很在行。以色列拥有比整个欧洲更多的创业公司。然而,这些在自由市场中如鱼得水的以色列人,却极其讨厌市场,资本主义在多数以色列人眼里是个脏字。 @whigzhou: 以色列的经历带来几点启示:1)在远离日常尺度因而难以建立直觉的系统级问题上,非常聪明的一群人也可能犯浑,以色列意识形态的转向发生在大批俄裔移民的涌入之后,后者对共产主义有着直觉感受,2)即便意识形态背景很恶劣,但只要面临急迫的现实生存问题,而且人不太笨,就不会在错误道路上走太远 @whigzhou: 立国以来,如何打赢战争生存下去,始终是以色列的头号问题,这迫使他们必须走务实道路,在战后两大阵营里,投靠哪一边更可能生存并保持独立,是不难看清的,除非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