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大义〉分类下的文章(517)

退休基金

【2016-07-22】

不少朋友对金融/投资界的人为何也那么反市场感到困惑不解,among others, 一个明显的理由是退休基金的市场份额在过去几十年中大幅膨胀,这些基金的管理者大多喜欢迎合流行风潮,为了表现自己的政治正确,他们往往表现的比一般白左还要过火,至于内心是否真的相信那一套,则是另一码事。

 

标签: | | |
7795
【2016-07-22】 不少朋友对金融/投资界的人为何也那么反市场感到困惑不解,among others, 一个明显的理由是退休基金的市场份额在过去几十年中大幅膨胀,这些基金的管理者大多喜欢迎合流行风潮,为了表现自己的政治正确,他们往往表现的比一般白左还要过火,至于内心是否真的相信那一套,则是另一码事。  
焦虑的家长

【2016-10-07】

#读过《教養的迷思》# 我的评分:★★★★★ 极好(虽然有些过头话),推荐给现在或未来有孩子的朋友。

Harris说的很好,不过,现代家长各种过度紧张兮兮的做法,依我看并不是白板轮/教养论/斯金纳主义或类似理论流行的结果,而是中产焦虑和能动性乐观主义两者结合的众多产物之一,那些理论只是恰好满足了焦虑者的需求而已。

 

标签: | |
7793
【2016-10-07】 #读过《教養的迷思》# 我的评分:★★★★★ 极好(虽然有些过头话),推荐给现在或未来有孩子的朋友。 Harris说的很好,不过,现代家长各种过度紧张兮兮的做法,依我看并不是白板轮/教养论/斯金纳主义或类似理论流行的结果,而是中产焦虑和能动性乐观主义两者结合的众多产物之一,那些理论只是恰好满足了焦虑者的需求而已。  
矛盾主义

【2016-08-05】

@Drunkplane-zny: 我听写了一个视频,关于相对主义、兼容论、决定论和自由意志

@whigzhou: 讲主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他对自由意志的两种解读都是不对的,1)他说,若自由意志等于免于因果,则与决定论不容,这是错的,参见《自由的进化》第3章第5节『决定论世界中的无原因事件』

@whigzhou: 2)他说,若自由意志等于免于对欲望和选择的约束,则与决定论相容,这也不对,免于对欲望的约束是自由,不是自由意志,一个心智健全的奴隶也有自(more...)

标签: | |
7791
【2016-08-05】 @Drunkplane-zny: 我听写了一个视频,关于相对主义、兼容论、决定论和自由意志。 @whigzhou: 讲主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他对自由意志的两种解读都是不对的,1)他说,若自由意志等于免于因果,则与决定论不容,这是错的,参见《自由的进化》第3章第5节『决定论世界中的无原因事件』 @whigzhou: 2)他说,若自由意志等于免于对欲望和选择的约束,则与决定论相容,这也不对,免于对欲望的约束是自由,不是自由意志,一个心智健全的奴隶也有自由意志,但没有自由,一块免于强制的石头或一只免于强制的海胆,显然都没有自由意志 @whigzhou: 决定论说的是此刻世界状态由上一刻世界状态完全决定,这里完全没涉及因果关系,后者是有关特定事件或世界某些特性的命题的 @whigzhou: 我一看到视频里出现多米诺骨牌就知道他对决定论的理解掉进了最常见的坑里,对决定论世界的最佳演示是康威生命世界,多米诺骨牌是最糟糕的误导 @挡不住的james5664:老旧哲学对决定论的定义是基于非此即彼黑白分明的思维模式,随着现代科学的进展,越来越显得幼稚。例如和决定论直接相关的关于“随机”的定义,有斯宾诺莎爱因斯坦之数学"上帝"视角的truly random,有人类算法视角的pseudo-random。 @whigzhou: 老旧哲学早已区分了物理上的非决定性(真随机)、统计上的无模式(伪随机)和认识论上的不确定性,依我看很『非此即彼黑白分明』嘛  
温带优势

【2016-10-24】

在文明化进程中,温带族群相比热带族群有着更佳表现——这一观察大概是成立的,虽然对此所提出的解释多属无稽之谈。 ​​​​

我能想到的最明显的理由是,温带季节周期波动强烈,俗话说四季分明,这带来几个后果:

1)食物来源的产出量季节性波动,对储存提出了要求,而库存对掠夺和保护构成激励,刺激了各种社会结构与组织发展,

2)食物产出的季节性,促成了延迟满足和审慎计划这两方面的能力发展,

3)季节周期及其与食物产出的关(more...)

标签: | |
7785
【2016-10-24】 在文明化进程中,温带族群相比热带族群有着更佳表现——这一观察大概是成立的,虽然对此所提出的解释多属无稽之谈。 ​​​​ 我能想到的最明显的理由是,温带季节周期波动强烈,俗话说四季分明,这带来几个后果: 1)食物来源的产出量季节性波动,对储存提出了要求,而库存对掠夺和保护构成激励,刺激了各种社会结构与组织发展, 2)食物产出的季节性,促成了延迟满足和审慎计划这两方面的能力发展, 3)季节周期及其与食物产出的关系,促成了天文、计时、立法、气象等知识的积累发展,而这些正是早期文明社会最初发展出的几个复杂知识系统(复杂到需要由专业阶层维护和传承) 等明天早上我再看看评论里是否已集齐了我听过的各种无稽之谈,晚安~  
剩下的

【2016-10-24】

我曾说过,90年代以来,西方左派经历了一次智识上的破产,不过我说这话时没有意识到的是,那次破产的结果不是左派从某些思想/学术领域退却,而是相反,但凡还有点脑子且有点自尊的人纷纷退出了某些学术领域(比如所有以Studies结尾的专业),结果剩下的更自信更得意更欢腾了…… ​​​​

 

标签: |
7781
【2016-10-24】 我曾说过,90年代以来,西方左派经历了一次智识上的破产,不过我说这话时没有意识到的是,那次破产的结果不是左派从某些思想/学术领域退却,而是相反,但凡还有点脑子且有点自尊的人纷纷退出了某些学术领域(比如所有以Studies结尾的专业),结果剩下的更自信更得意更欢腾了…… ​​​​  
细细的歧视

【2016-11-07】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亚裔细分,无非暴露了平权法的种族主义实质,所谓平权本来就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嘛,只不过没平到自己头上就体会不到,如今不光要歧视,还要细细的歧视。 ​​​​

 

标签: | | |
7779
【2016-11-07】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亚裔细分,无非暴露了平权法的种族主义实质,所谓平权本来就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嘛,只不过没平到自己头上就体会不到,如今不光要歧视,还要细细的歧视。 ​​​​  
德性

【2016-11-12】

@FT中文网 【为何希拉里赢了直接选票却输了白宫?】让希拉里败选的“选举人团制度”,是美国国父们的政治发明,旨在避免多数人暴政,让小州也能发声。此次“黑天鹅”大选后,它会改革吗?

@黄章晋ster:常态下,现代社会的整体演进显然利于民主党,因为共情、信任范围等表现都是代际增长的,这些变化都利于建立大政府和福利社会。只是,人类历史中并不能提供信任迅速扩大的足够经验。

@whigzhou: 教官你一下错了两点:1)普遍信任从婴儿潮一代开始连续下降了几代,2)普遍信任是保守派特征

(more...)

标签: | | |
7777
【2016-11-12】 @FT中文网 【为何希拉里赢了直接选票却输了白宫?】让希拉里败选的“选举人团制度”,是美国国父们的政治发明,旨在避免多数人暴政,让小州也能发声。此次“黑天鹅”大选后,它会改革吗? @黄章晋ster:常态下,现代社会的整体演进显然利于民主党,因为共情、信任范围等表现都是代际增长的,这些变化都利于建立大政府和福利社会。只是,人类历史中并不能提供信任迅速扩大的足够经验。 @whigzhou: 教官你一下错了两点:1)普遍信任从婴儿潮一代开始连续下降了几代,2)普遍信任是保守派特征 @whigzhou: 自由派拥有的是虚幻而廉价的博爱,而不是普遍信任,前者对应绿色和平,大赦国际,慈爱大政府,后者对应诚信正直,邻里互助,社区自治 @whigzhou: 前者对个人德行要求很低,只需要一点点情怀,口水,最多加一张小额支票,后者要求个人时时恪守道德,亲力亲为,守望互助 @赵昱鲲:Trump的政策肯定比希拉里好,但他在美国人心目中一直是物质至上的象征,。,关键是美国人明明知道川普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把他选了上去,这个一方面说明建制派是何等不可救药,但另一方面说实话我觉得是美国大众德性的下降。 @whigzhou: 旧的德性已随伟大一代而逝去,但愿新的德性还在襁褓中活着~ @人格显示器:川普的德性是罗马人的德性,罗马人不怜悯敌人,分得清内外,有常识 @whigzhou: 笑话,他哪有一点点罗马气味?罗马人勇敢,尚武,追逐荣耀,将罗马大道和文明秩序推至世界尽头,所到之处落地生根,川普退缩,自闭,怨天尤人,舔普京屁沟,哭喊着要把美国力量的精锐先锋逼回来,这还好意思提罗马? @whigzhou: 对这次大选,其实自从Cruz输掉以后,我就不怎么关心了, 在我眼里,川普就是一坨屎,希拉里 则是一颗毒药,毒药害处较明确,屎主要是恶心,后果则不明朗,我倒还不至于像老摇那样被恶心到去吃毒药,但让我舔屎也是不可能的,好在我手里没票,无须作此困难抉择,但假如我有,大概会像犹他州的众多铁杆保守派一样,投给第三人,看看落基山东麓各深红州的数字,不难发现许多传统保守派有着和我相似的感受。  
任何形式的惩罚

【2016-11-22】

@爱贝睿学堂 #用心父母#孩子犯错,到底该不该惩罚他呢?惩罚他觉得孩子还小,可是如果不惩罚的话,他又怎么能学好?这可真是左右为难,怎么办呢? @赵昱鲲 节目中介绍了三个步骤来培养孩子责任心,你和孩子实践过了么?[兔子]O网页链接 ​​​​

@赵昱鲲:#用心父母# 我反对任何形式的惩罚,而是让孩子承担自然后果,这样他才能有真正的责任心,不至于到将来被社会惩罚。

@whigzhou: 为何你要拒绝成为自然的一部分呢?

@whigzhou: 1)比如儿子叫我婊子, 我给他一个耳光,这个后果好像挺『自然』的,他(more...)

标签: | |
7774
【2016-11-22】 @爱贝睿学堂 #用心父母#孩子犯错,到底该不该惩罚他呢?惩罚他觉得孩子还小,可是如果不惩罚的话,他又怎么能学好?这可真是左右为难,怎么办呢? @赵昱鲲 节目中介绍了三个步骤来培养孩子责任心,你和孩子实践过了么?[兔子]O网页链接 ​​​​ @赵昱鲲:#用心父母# 我反对任何形式的惩罚,而是让孩子承担自然后果,这样他才能有真正的责任心,不至于到将来被社会惩罚。 @whigzhou: 为何你要拒绝成为自然的一部分呢? @whigzhou: 1)比如儿子叫我婊子, 我给他一个耳光,这个后果好像挺『自然』的,他在外面这么做也会吃耳光 @whigzhou: 2)我不认为父母的责任仅限于充当孩子成长的自然环境,有些事情无法经由平滑的学习路径习得,在无辅导学习过程中,可能1/4的学习者死掉了,比如辨别毒蘑菇, @whigzhou: 3)有些错误行为没有直接可感知的负面反馈,除了人为施加的惩罚,比如从欺骗和背约中获利 @赵昱鲲:辉总没有听这个节目吧?[哈哈] 我在里面提到了,孩子打了你,你也可以打回去,这就是自然后果的一部分。我说的惩罚是没有因果关系的惩罚 @whigzhou: 嗯嗯没听,只看了微博帖 @赵昱鲲: @whigzhou 这是文字版的一部分。在微博上讨论育儿,其实很费劲,因为育儿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孩子的年龄、父母的性格、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外界环节的影响等等,都得考虑进去,什么都说,就什么都没法说,最后就只能讲大道理了。 ​​​​ @whigzhou: 照这么说,我们只是对什么叫『惩罚』有不同看法,依我看,惩罚当然是基于受罚者对因果关系之认识的,否则不构成激励反馈,只能叫『光火』或『暴跳』,如此改变词义是要安抚玻璃心?呵呵 @赵昱鲲:另外,有些惩罚时间拉得太长,我就见过家长在从幼儿园接孩子回家时说,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那其实孩子不太会明白晚上受的惩罚与白天干的坏事之间的联系的。 @whigzhou: 嗯回路要短,所以以前老人兜里都揣着糖果~  
可进化性

【2016-12-04】

@innesfry 发布了头条文章:《进化是不可避免的吗?

@innesfry:基因、代谢物、蛋白质和核酸序列拥有的拓扑性质,使进化成为可能。可进化性可能是复杂网络的一个基本特征,达尔文进化可能不仅仅是生物学的组织原理,而且是“物理定律”,是信息在复杂系统中组织的必然结果。

@whigzhou: 此文大意是,一个系统若要成为可进化的,其基因型集合与表现型集合之间的映射关系须满足两个条件:1)每个表现型平均对应足够多等效基因型,这意味着中性变异的概(more...)

标签: |
7772
【2016-12-04】 @innesfry 发布了头条文章:《进化是不可避免的吗?》 @innesfry:基因、代谢物、蛋白质和核酸序列拥有的拓扑性质,使进化成为可能。可进化性可能是复杂网络的一个基本特征,达尔文进化可能不仅仅是生物学的组织原理,而且是“物理定律”,是信息在复杂系统中组织的必然结果。 @whigzhou: 此文大意是,一个系统若要成为可进化的,其基因型集合与表现型集合之间的映射关系须满足两个条件:1)每个表现型平均对应足够多等效基因型,这意味着中性变异的概率很高,2)同一表现型所对应的等效基因型在编码空间上相距较近,这意味着小步幅变异(相比大步幅变异)更可能是中性的。 @whigzhou: 反过来说,假如编码冗余率很低,或等效基因型在编码空间上随机分散,则系统是不可进化的 @whigzhou: 我觉得这两个条件还是蛮平凡的~ @茶博未:貌似还有一条:编码空间中各viable的等功能子集之间有足够多的相切(或邻近)区域? @whigzhou: 嗯嗯,可供随机游走的连接通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准确),也就是他说的拓扑关系  
伊斯兰的新教运动

【2016-12-23】

@海德沙龙 《伊斯兰改革是否可能? ​​​​》 一种观点认为激进派和原教旨主义并不能代表伊斯兰,后者总体而言是和平宽容向善的,另一种观点认为基本教义决定了伊斯兰只能陷于目前这种不堪的状态,而在Daniel Pipes看来,第一种观点无视了当前的基本事实,第二种观点则既与伊斯兰历史不符……

@海德沙龙:Pipes指出了两个难以否认的历史事实:1)在历史上,伊斯兰社会并未被束缚于基本教义,2)假如基本教义能够如此决定一个宗教群体的社会生活和制度走向,那么基督教世界的近代转变同样不会发生。

(more...)
标签: |
7769
【2016-12-23】 @海德沙龙 《伊斯兰改革是否可能? ​​​​》 一种观点认为激进派和原教旨主义并不能代表伊斯兰,后者总体而言是和平宽容向善的,另一种观点认为基本教义决定了伊斯兰只能陷于目前这种不堪的状态,而在Daniel Pipes看来,第一种观点无视了当前的基本事实,第二种观点则既与伊斯兰历史不符…… @海德沙龙:Pipes指出了两个难以否认的历史事实:1)在历史上,伊斯兰社会并未被束缚于基本教义,2)假如基本教义能够如此决定一个宗教群体的社会生活和制度走向,那么基督教世界的近代转变同样不会发生。 @whigzhou: Pipes对历史的回顾很有价值,可以清除最简单的那些错误,但他的乐观展望并没有说服力 @whigzhou: 依我看,1)伊斯兰改革当然可能,而且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2)当代伊斯兰主义就是一种伊斯兰的新教运动,3)宗教改革中诞生的教派通常都是激进的和原教旨主义的,4)基督教改革最初也产生了各种激进和暴力教派,以及宗教战争,5)基督教新教运动最终达致的可意结果和教义没多大关系, @whigzhou: 6)基督教世界最终迎来的政教分离、宗教宽容和信仰自由,不是任何新旧教义的逻辑后果,而是既已存在的文化背景、制度基础和政治权力结构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个(广义的)制度框架将教派冲突约束在令其有可能向宪政均衡收敛的限度之内,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另一个环境中,结果十有八九是糟糕的, @whigzhou: 7)实际上,这一最终的均衡只有我们局外人在事后看来才是理想的,而在参与其中的任何教派眼里,那既不是他们期望的,也不是他们想要或喜欢的 @whigzhou: 8)在美国,新教运动和教派分化其实从来没有停止过,新教派伴随一轮轮大觉醒不断涌现,其中绝大部分是和平的,据此你很容易得出结论:新教基本上是和平的,这当然没错,但你也很可能进而断定:这一宗教『本质上』就是和平的,其教义决定了它是和平的,那就错了, @whigzhou: 试想,在一次次教派裂变中,只要出现一个非和平的变种,同时又没有宪政确保其他教派不受其伤害,那么其他教派要么(A)消失,要么(B)也变成暴力教派,要么(C)谋求自己动手建立秩序(从而破坏政教分离原则) @whigzhou: 9)那么,伊斯兰可能得到良性改革所需要的文化/政治条件吗?当然不会,因为大英帝国早已解散,如今连羞涩勉强版的美帝国也正在解散  
心理按摩业

【2016-12-28】

一群马其顿学生玩营销号逗川普粉的故事,有趣~

几点观察:

1)这种东西大概不会改变个体的投票选择,但可能会略微提高川普粉投票率,

2)主要功能是心理按摩,没人在意从中得到什么信息,

3)类似游戏对左派玩不动,因为主流媒体已经为他们提供足够多按摩师了,而川普粉的饥渴恰好是个生态空档,

4)facebook看来也是养营销号的好地方,

5)社交网让模因学终于有了可施展的地方,貌似,

&(more...)

标签: | | | |
7767
【2016-12-28】 一群马其顿学生玩营销号逗川普粉的故事,有趣~ 几点观察: 1)这种东西大概不会改变个体的投票选择,但可能会略微提高川普粉投票率, 2)主要功能是心理按摩,没人在意从中得到什么信息, 3)类似游戏对左派玩不动,因为主流媒体已经为他们提供足够多按摩师了,而川普粉的饥渴恰好是个生态空档, 4)facebook看来也是养营销号的好地方, 5)社交网让模因学终于有了可施展的地方,貌似,  
龟孙化

【2017-01-01】

@大鱼说漫画 中国各级官员除了西装之外,还统一会穿这种款式的夹克。母剃刀老师曾经花三千块钱买过同款。这个着装是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规则?哪位老师给讲讲? ​​​​

@黄章晋ster:回复@Duchee_Ren:只是一个猜测,西装有一套来自西方的完整的礼仪规范讲究,无论从习惯还是从观念上,都不好直接照搬中国来,夹克虽然同样来自西方,但它并没有这套规范,既能显示身份又可显示亲民,故成为领导干部非正式场合着装的不二之选

(more...)
标签: | | |
7758
【2017-01-01】 @大鱼说漫画 中国各级官员除了西装之外,还统一会穿这种款式的夹克。母剃刀老师曾经花三千块钱买过同款。这个着装是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规则?哪位老师给讲讲? ​​​​ @黄章晋ster:回复@Duchee_Ren:只是一个猜测,西装有一套来自西方的完整的礼仪规范讲究,无论从习惯还是从观念上,都不好直接照搬中国来,夹克虽然同样来自西方,但它并没有这套规范,既能显示身份又可显示亲民,故成为领导干部非正式场合着装的不二之选 @whigzhou: 动物庄园有一种推动审美趣味不断龟孙化的内在动力 @whigzhou: 爬到猪上校的位置之前,任何个人魅力的展示都是对猪的挑战,爬到后,就算想展示也已不会了,结果就是开国斧头帮的土匪腔去掉江湖气之后的阉匪味  
同性恋与大城市

【2017-01-03】

很明显,同性恋倾向于住在大城市,因为在小地方他们很难找到伙伴,假如总的同性恋比例为3%,一个1000人小镇成年男性250,处于性活跃期的不到200,其中6个男同,在很少出柜的年代,相互发现的机会很小。 ​​​​

其次,同性恋会采用与其他人不同的社交模式,会更倾向于持续变换自己的邓巴圈组成,因为固定邓巴圈中存在另一个同性恋的几率只有0.2(假设邓巴数为150),必须不断轮换才有望找出潜在伙伴。

这一轮换搜索策略在大城市不仅空间更大,成本也更低,因为大城市不是熟人社会,解除旧关系的代价小。

这一倾向具有自我强化效果(more...)

标签: | |
7756
【2017-01-03】 很明显,同性恋倾向于住在大城市,因为在小地方他们很难找到伙伴,假如总的同性恋比例为3%,一个1000人小镇成年男性250,处于性活跃期的不到200,其中6个男同,在很少出柜的年代,相互发现的机会很小。 ​​​​ 其次,同性恋会采用与其他人不同的社交模式,会更倾向于持续变换自己的邓巴圈组成,因为固定邓巴圈中存在另一个同性恋的几率只有0.2(假设邓巴数为150),必须不断轮换才有望找出潜在伙伴。 这一轮换搜索策略在大城市不仅空间更大,成本也更低,因为大城市不是熟人社会,解除旧关系的代价小。 这一倾向具有自我强化效果:当大城市吸引走一部分同性恋之后,剩下的更难找到伙伴了。 这是大城市可为小众消费带来规模优势的又一个例子。  
屁不敢放

【2017-01-06】

@whigzhou: 川普几条tweets的恐吓威胁,就足以让福特通用们屈膝匍匐,噤若寒蝉,屁不敢放,仅此一点,即可体会联邦政府的权力已膨胀到了何种程度。 ​​​​

@whigzhou: 众多自称爱自由的人看到这种场面居然还能喜欢川普,实在无语。

@夫子大师兄: 我现在也挺不喜欢川普,但之前联邦权力的膨胀跟他没关系吧。

@whigzhou: 对,没关系,他只是在毫无克制的用这根越来越粗壮的权力大棒痛殴私人企业

@whig(more...)

标签: | |
7752
【2017-01-06】 @whigzhou: 川普几条tweets的恐吓威胁,就足以让福特通用们屈膝匍匐,噤若寒蝉,屁不敢放,仅此一点,即可体会联邦政府的权力已膨胀到了何种程度。 ​​​​ @whigzhou: 众多自称爱自由的人看到这种场面居然还能喜欢川普,实在无语。 @夫子大师兄: 我现在也挺不喜欢川普,但之前联邦权力的膨胀跟他没关系吧。 @whigzhou: 对,没关系,他只是在毫无克制的用这根越来越粗壮的权力大棒痛殴私人企业 @whigzhou: 很多人会从『讨厌川普』迅速跳到『投票给希拉里』甚至『喜欢希拉里』,我只能说他心智不健全 @whigzhou: 我对投川普票没什么意见,有N多理由可以做此选择,比如:1)更不喜欢希拉里,2)不了解川普,只知道他是共和党,3)川普虽讨厌,政策相对好一点,4)年纪大的或许靠谱点,5)索性烂个透反倒可能有转机……这些理由都不足以让我对他产生负面看法,但『喜欢川普』就是另一码事了 【2017-01-19】 @whigzhou: 既然川普不能容忍制造业外迁,他会容忍自动化吗?比如数十万卡车司机失业?上百万收银员呢?若要阻止,他会做什么?谷歌亚马逊uber 一家家恐吓过去?
迟来的花粉过敏

【2017-01-16】

听说不少人来澳洲五六年之后开始出现花粉过敏,为什么是五六年后而不是马上?我猜是因为空气太干净,免疫系统过度拉低了反应阈值,所以,墙内兄弟们,吸点雾霾也不是完全没好处~ ​​​​

 

标签: | |
7750
【2017-01-16】 听说不少人来澳洲五六年之后开始出现花粉过敏,为什么是五六年后而不是马上?我猜是因为空气太干净,免疫系统过度拉低了反应阈值,所以,墙内兄弟们,吸点雾霾也不是完全没好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