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节快乐

1)事实1:有女人节,没有男人节,

2)事实2:『woman』有个前缀,『man』没有,

3)事实3:谈论直男癌或『toxic masculinity』特别政治正确,谈论任何女性弱点则特别政治不正确,

4)上述事实之间有个相通点,这个相通点揭露了另一个事实:人人平等,有些类别比其他类别更平等,

5)如果你觉得你被冒犯了,那么你确实被冒犯了,因为我向来蔑视那些将自己的荣辱高下与任何类别标签紧紧绑在一起的人,并且向来不惮于表达这一蔑视,所以,你确实被我冒犯了,I mean it.

6)就好比有些人一听人贬低自己的母校就跳的老高,或者整天傲娇的把母校名头挂在自己名字边上,很明显,除了指望从自己所归属的某个类别中沾点光之外,他的人生中实在没什么其他东西可以让他感觉良好甚或拿出来夸耀了,真是可怜,

7)两性之间存在许多深刻差异,考虑到数百万年来他们在诸如后代养育和食物获取之类至关重要的事情上扮演的角色如此不同,要是没有这样的差别倒是奇怪了,

8)女性在某些技能或职业上表现不佳,正如男性在另一些上表现不佳,

9)不仅如此,就特定价值/伦理标准而言,女性在某些美德上表现不佳,正如男性在另一些上表现不佳,

10)因为今天是女人节,所以我专门谈谈女性表现不佳的方面,就我最关切的自由制度而言,女性最显著的弱点是容易放纵自己被催产素所摆布,当目睹困苦或伤痛时,过度热衷于任何有望让自己那颗又一次破碎的玻璃心迅速得到修复的手段,却不愿冷静考虑一下那么做是否会带来更多伤害,甚至直接伤害她们的同情对象,

11)这些差异是统计上的,并不自动适用于个体,

12)我了解很多杰出的女人,包括那些在通常认为女性表现不佳的事情上表现出色的女人,我赞赏她们,但并不是因为她们『证明了女人也能如何如何』,或『改变了世人对女人的看法』,或诸如此类的bullshit,而仅仅因为她们——作为个体的她们——就是出色,就是值得赞赏,

13)如果你觉得程序员这个职业适合自己,尽管去尝试,虽然统计数字显示女性成为优秀程序员的几率远低于男性,但我们不是查看了这些统计数字后再决定自己如何生活的,那么做很愚蠢,对吧?

14)即便从功利主义的角度看,仅仅依据这些统计数字来预测个人的未来职业成就也是愚蠢的,因为关于特定个体——比如你关于你自己——,我们了解远比统计类别更多更具体的信息,足以让我们做出重大的贝叶斯修正,比如你知道你对写程序感觉得心应手,或许你还知道你的数学成绩向来很好,不利用这些信息调整自己的预期却仅仅依靠粗糙的多的总体统计数字,不是很蠢吗?

15)更何况,我们完全没有义务按(如此意义上的)功利主义原则生活,

16)好,假设你决定去应聘那个程序员职位了,并且得到了它,接着你发现(或被告知)这是雇主执行性别平衡政策的结果,换句话说,你是被多元化了,你会感到自己被羞辱了吗?

17)如果不会,那么对不起,你又要被冒犯了,因为我觉得你就是个贱人,

18)不过,既然你能坚持读到这里,我猜你大概不是(又一个贝叶斯修正),

19)所以让我祝你女人节快乐吧~(虽然我知道你大概和我一样不会太把这节日当回事)

 

相关文章

标签: |
7892
1)事实1:有女人节,没有男人节, 2)事实2:『woman』有个前缀,『man』没有, 3)事实3:谈论直男癌或『toxic masculinity』特别政治正确,谈论任何女性弱点则特别政治不正确, 4)上述事实之间有个相通点,这个相通点揭露了另一个事实:人人平等,有些类别比其他类别更平等, 5)如果你觉得你被冒犯了,那么你确实被冒犯了,因为我向来蔑视那些将自己的荣辱高下与任何类别标签紧紧绑在一起的人,并且向来不惮于表达这一蔑视,所以,你确实被我冒犯了,I mean it. 6)就好比有些人一听人贬低自己的母校就跳的老高,或者整天傲娇的把母校名头挂在自己名字边上,很明显,除了指望从自己所归属的某个类别中沾点光之外,他的人生中实在没什么其他东西可以让他感觉良好甚或拿出来夸耀了,真是可怜, 7)两性之间存在许多深刻差异,考虑到数百万年来他们在诸如后代养育和食物获取之类至关重要的事情上扮演的角色如此不同,要是没有这样的差别倒是奇怪了, 8)女性在某些技能或职业上表现不佳,正如男性在另一些上表现不佳, 9)不仅如此,就特定价值/伦理标准而言,女性在某些美德上表现不佳,正如男性在另一些上表现不佳, 10)因为今天是女人节,所以我专门谈谈女性表现不佳的方面,就我最关切的自由制度而言,女性最显著的弱点是容易放纵自己被催产素所摆布,当目睹困苦或伤痛时,过度热衷于任何有望让自己那颗又一次破碎的玻璃心迅速得到修复的手段,却不愿冷静考虑一下那么做是否会带来更多伤害,甚至直接伤害她们的同情对象, 11)这些差异是统计上的,并不自动适用于个体, 12)我了解很多杰出的女人,包括那些在通常认为女性表现不佳的事情上表现出色的女人,我赞赏她们,但并不是因为她们『证明了女人也能如何如何』,或『改变了世人对女人的看法』,或诸如此类的bullshit,而仅仅因为她们——作为个体的她们——就是出色,就是值得赞赏, 13)如果你觉得程序员这个职业适合自己,尽管去尝试,虽然统计数字显示女性成为优秀程序员的几率远低于男性,但我们不是查看了这些统计数字后再决定自己如何生活的,那么做很愚蠢,对吧? 14)即便从功利主义的角度看,仅仅依据这些统计数字来预测个人的未来职业成就也是愚蠢的,因为关于特定个体——比如你关于你自己——,我们了解远比统计类别更多更具体的信息,足以让我们做出重大的贝叶斯修正,比如你知道你对写程序感觉得心应手,或许你还知道你的数学成绩向来很好,不利用这些信息调整自己的预期却仅仅依靠粗糙的多的总体统计数字,不是很蠢吗? 15)更何况,我们完全没有义务按(如此意义上的)功利主义原则生活, 16)好,假设你决定去应聘那个程序员职位了,并且得到了它,接着你发现(或被告知)这是雇主执行性别平衡政策的结果,换句话说,你是被多元化了,你会感到自己被羞辱了吗? 17)如果不会,那么对不起,你又要被冒犯了,因为我觉得你就是个贱人, 18)不过,既然你能坚持读到这里,我猜你大概不是(又一个贝叶斯修正), 19)所以让我祝你女人节快乐吧~(虽然我知道你大概和我一样不会太把这节日当回事)  


已有2条评论

  1. 余谙 @ 2018-04-27, 00:24

    他人眼里的自己不是真的自己

    [回复]

  2. 闷豆 @ 2018-05-12, 08:57

    我就是女程序员,还办成了国外的工作签证,呵呵。我绝对不是被“多元”进来的,因为公司太重视效益了。
    曾经吃过“数据概率”的亏,比如听说大家都怎样怎样自己就连试都没试,或者自己想尝试迫于社会期待的压力。要是不警醒觉得还会继续吃这方面的亏。的确如此,每次办成一点事,都是因为不看数据了,就相信自己。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