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的嘴

【2016-05-17】

@黄章晋ster 你很难说,猫主席发动史无前例时,到底是因为有运动群众的偏好,还是不得已才如此。我们也可以这样说,秦始皇当年不能像东德苏联一样把所有人都纳入专政机关的监督视线之内,不是他不想这么做,而是他没有足够的社会财富可以做到这一点。 °城市化率与清洗模式的选择 http://t.cn/RqDaFh2

@whigzhou: 另一组数字也值得注意,1911年时俄罗斯帝国人口1.67亿,扣掉波兰部分大概1.55亿,此后经历各种杀戮,和1932-33大饥荒,到1936年斯大林开始大清洗时,苏联人口仍不足1.6亿,对比猫国,1948-1966年间,人口约增长50%。

@Liittma是我:说明了什么?

@whigzhou: 说明那段时间苏联的马尔萨斯弹簧压的更低,因而剩余率更高,能够供养更庞大的专政机器

@whigzhou: 实际上,苏联的强行集体化和工业化过程,(无论是否故意)就是通过系统性的消灭部分农业人口,提高剩余率,从而供养更多非农人口,这方面猫国的力度远远不及

@whigzhou: 1932-33年的饥饿疗法直接消灭了乌克兰1/5的农民,在马尔萨斯极限边缘,农民主要是吃饭的嘴而不是创造余粮的工具

@黄章晋ster: 如果主席一直活到现在,中国的城市化率大概会跌到10%以下。

@whigzhou: 于是城市果真就被农村包围了~

@黄章晋ster: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官方的说法是,大饥荒消灭了他们近三分之一的人口。

@whigzhou: 嗯嗯,那可能还计入了几百万非直接饿死的受害者

 

相关文章

标签: | | |
7142
【2016-05-17】 @黄章晋ster 你很难说,猫主席发动史无前例时,到底是因为有运动群众的偏好,还是不得已才如此。我们也可以这样说,秦始皇当年不能像东德苏联一样把所有人都纳入专政机关的监督视线之内,不是他不想这么做,而是他没有足够的社会财富可以做到这一点。 °城市化率与清洗模式的选择 http://t.cn/RqDaFh2 @whigzhou: 另一组数字也值得注意,1911年时俄罗斯帝国人口1.67亿,扣掉波兰部分大概1.55亿,此后经历各种杀戮,和1932-33大饥荒,到1936年斯大林开始大清洗时,苏联人口仍不足1.6亿,对比猫国,1948-1966年间,人口约增长50%。 @Liittma是我:说明了什么? @whigzhou: 说明那段时间苏联的马尔萨斯弹簧压的更低,因而剩余率更高,能够供养更庞大的专政机器 @whigzhou: 实际上,苏联的强行集体化和工业化过程,(无论是否故意)就是通过系统性的消灭部分农业人口,提高剩余率,从而供养更多非农人口,这方面猫国的力度远远不及 @whigzhou: 1932-33年的饥饿疗法直接消灭了乌克兰1/5的农民,在马尔萨斯极限边缘,农民主要是吃饭的嘴而不是创造余粮的工具 @黄章晋ster: 如果主席一直活到现在,中国的城市化率大概会跌到10%以下。 @whigzhou: 于是城市果真就被农村包围了~ @黄章晋ster: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官方的说法是,大饥荒消灭了他们近三分之一的人口。 @whigzhou: 嗯嗯,那可能还计入了几百万非直接饿死的受害者  


已有3条评论

  1. 右愤 @ 2016-07-04, 13:12

    我觉得蒋主席才是马尔萨斯弹簧的忠实实践者.从执政到逃跑,三十多年,人口总数竟然没有发生变化.猫主席执政30年.人口几乎增长了70%.达到7亿人口.就算日本入侵造成了3500万人口的死亡.哪还有2亿人口呢?都让日本鬼子带到日本去了??

    [回复]

    陈兴龙 回复:

    不是所有人都在乎你国死活,你国以及你国历史就是翔,请不要看到机会就一泡掼进来。

    [回复]

  2. slqqq @ 2017-10-26, 16:04

    在知乎看到一个关于过剩价值和人口的好答案,超级惊喜,果然这才是我刷知乎的目的。早先我看工业革命为什么发生在西欧英国,看到的答案是因为有大量殖民地可以倾销商品,同时人口不足又需要大量商品,所以促成了工业革命。这明显不够,有很多大帝国可能需要商品,为什么没有人造?为什么没人追求技术?早在工业革命前几百年的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科技就开始崛起,然后出现了牛顿,开启了全新的时代。那为什么后在欧洲文艺复兴?后来我看到了另一个答案,是因为欧洲在那几百年中没有大规模的毁灭性战争,文明的萌芽没有被打断,不像宋末和明末的浩劫一般摧毁一切。这明显不够,宋末和明末也敢叫资本主义萌芽?而且太平几百年的地方又不是没有,那些地方有文艺复兴?
    直到今天我看到了《马尔萨斯弹簧》,立刻为之折服。原来科技与文化只由过剩价值的多少,或者说剩余率决定。人多资源少的地方,平民的生活水平接近生存线,能够占有过剩价值的人只剩下高层,但低生活水平带来低人权,低人权带来低稳定,一有灾难就会爆发人祸,高层仅仅维持稳定就要拼尽全力了(不拼就会死),自然无法发展科技和文化。当人口再多时,社会就只能围绕减少人口展开了,比如印加和阿兹特克。有的文明特别能控制人口,人口维持在低位,比如藏传佛教,所以西藏虽然贫瘠苦寒人口密度低,任有灿烂辉煌的文化。有的文化只能将人口控制在高位,比如清朝空占着庞大人口和富饶土地停滞了几百年。西欧由于农业开发晚,中世纪黑死病横行,人口长期低位,带来快速的发展。发展的城市化又加剧了黑死病,得以控制人口,继续发展。大航海带来的巨大财富的作用是加大了过剩财富,和低位人口相叠加,带来了天下无双的超级发展速度。
    中国政权明显具有规律性,大乱之后有大治,王朝前期为上升期,后期为下降期,明显国力与人口负相关。如果中国有几百年的超级瘟疫来控制人口,说不定就有工业革命了。当然最根本上是要有大量的过剩价值。
    问题在于,后几次工业革命只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翻版,是创造价值的速度超过了人口增长的速度,积累了更多的过剩价值,堆出了更多的科技和文化,带来了更快的创造价值速度。当科技和文化不能带来或很少带来生产力发展的时候,科技和文化就没有什么发展价值了,就会被人类抛弃。社会的发展带来人权的提高,人权的提高使人类不能使用简单粗暴地方式控制人口。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