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嘴与拳头

【2016-03-05】

@whigzhou: 1)越来越多人已经被左派那些腌臜货烦透了,2)这些腌臜货背后其实有个共同倾向:文化气质的全面阴柔化,3)这一点很少人清晰意识到,虽然不少人可能隐约感觉到,4)但这个火山口迟早会被找到

@whigzhou: 政治学家迄今好像还很少用阳刚-阴柔这个维度来分析政治光谱,其实这个维度很有用,对解释政治倾向中的先天成分尤其管用,天生保守派的深层心理基础无非就是阳刚气质:规则无情,愿赌服输,个人对自己负责,命苦别怪人,唾弃福利主义奶嘴,碰到坏人一拳打回去,尊严重于生命,安全主要靠自己……

@whigzhou: 这事情我想了很久了,越来越觉得就这么回事。

@whigzhou: 但阳刚倾向也分两种,一种是集体主义的,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国家或领袖是阳刚的,自己却未必阳刚,法西斯就是这种,另一种是个人主义的,要的是自己阳刚,国家靠边,红脖是也。

@whigzhou: 同样,阴柔倾向也分两种,集体主义的要的是nanny state,个人主义的就是老派liberal

@whigzhou: Game of Thrones为啥这么火?久违的阳刚之气,第一集里Ned砍下逃兵Will头颅的一幕,可谓阳刚之至。

@寄生草的空间:辉总的阳刚阴柔的定义和常规稍有差异。忽略这一点而做的批评并无意义。

@whigzhou: 我确实不知道常规定义是什么,我的用法大致和Geert Hofstede在《文化与组织》里的用法差不多

@溪月寒星:我不觉得你说的这些倾向和”阳刚”这个词相关性很大. 在我看来肌肉男,大胡子与阳刚关系大。但是如果我们统计一下世界上的男性, 能够发现肌肉男大胡子特征和规则无情,愿赌服输,个人对自己负责的心理基础存在强相关性吗?

@whigzhou: 我们之间在概念上好像有些误解

@whigzhou: Hofstede用阳刚-阴柔这个维度(这是他用的五个维度之一)比较各文化时,看的是一种文化中,在个人的哪些品质/行为值得赞赏的问题上,多大程度上对男女两性区别对待

@whigzhou: Hofstede用这对概念度量群体的文化特质,但依我看,也可以用来度量个人的文化倾向

@whigzhou: 需要强调的是,如此界定的阳刚倾向和“雄性化程度”不一样,比如一位母亲,自己可以是高度女性气质的,但假如她对儿子和女儿的期待截然不同(比如期待儿子面对危险表现勇敢,对女儿却没有同样期待),那她就是亲阳刚文化的

@Ryan_LA2000:呵呵,恐怖分子蛮符合你的“阳刚”的定义的。

@whigzhou: 有可能,他们可能也符合我对“生命、人性、信仰、虔诚、献身精神、活力、……”的定义,嗯,怎么啦?

@whigzhou: 我既然认为这是一个能解释政治倾向中先天成分的因素,那么我显然不会同时认为它能单独保证什么好结果——比如自由,否则还要自由就太容易了

@whigzhou: 这个念头果然被很多人呵呵了,不意外,当初刚冒出来时我自己也呵呵过,但越来越觉得其实没那么呵呵

 

相关文章

标签: | | |
7042
【2016-03-05】 @whigzhou: 1)越来越多人已经被左派那些腌臜货烦透了,2)这些腌臜货背后其实有个共同倾向:文化气质的全面阴柔化,3)这一点很少人清晰意识到,虽然不少人可能隐约感觉到,4)但这个火山口迟早会被找到 @whigzhou: 政治学家迄今好像还很少用阳刚-阴柔这个维度来分析政治光谱,其实这个维度很有用,对解释政治倾向中的先天成分尤其管用,天生保守派的深层心理基础无非就是阳刚气质:规则无情,愿赌服输,个人对自己负责,命苦别怪人,唾弃福利主义奶嘴,碰到坏人一拳打回去,尊严重于生命,安全主要靠自己…… @whigzhou: 这事情我想了很久了,越来越觉得就这么回事。 @whigzhou: 但阳刚倾向也分两种,一种是集体主义的,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国家或领袖是阳刚的,自己却未必阳刚,法西斯就是这种,另一种是个人主义的,要的是自己阳刚,国家靠边,红脖是也。 @whigzhou: 同样,阴柔倾向也分两种,集体主义的要的是nanny state,个人主义的就是老派liberal @whigzhou: Game of Thrones为啥这么火?久违的阳刚之气,第一集里Ned砍下逃兵Will头颅的一幕,可谓阳刚之至。 @寄生草的空间:辉总的阳刚阴柔的定义和常规稍有差异。忽略这一点而做的批评并无意义。 @whigzhou: 我确实不知道常规定义是什么,我的用法大致和[[Geert Hofstede]]在《文化与组织》里的用法差不多 @溪月寒星:我不觉得你说的这些倾向和"阳刚"这个词相关性很大. 在我看来肌肉男,大胡子与阳刚关系大。但是如果我们统计一下世界上的男性, 能够发现肌肉男大胡子特征和规则无情,愿赌服输,个人对自己负责的心理基础存在强相关性吗? @whigzhou: 我们之间在概念上好像有些误解 @whigzhou: Hofstede用阳刚-阴柔这个维度(这是他用的五个维度之一)比较各文化时,看的是一种文化中,在个人的哪些品质/行为值得赞赏的问题上,多大程度上对男女两性区别对待 @whigzhou: Hofstede用这对概念度量群体的文化特质,但依我看,也可以用来度量个人的文化倾向 @whigzhou: 需要强调的是,如此界定的阳刚倾向和“雄性化程度”不一样,比如一位母亲,自己可以是高度女性气质的,但假如她对儿子和女儿的期待截然不同(比如期待儿子面对危险表现勇敢,对女儿却没有同样期待),那她就是亲阳刚文化的 @Ryan_LA2000:呵呵,恐怖分子蛮符合你的“阳刚”的定义的。 @whigzhou: 有可能,他们可能也符合我对“生命、人性、信仰、虔诚、献身精神、活力、……”的定义,嗯,怎么啦? @whigzhou: 我既然认为这是一个能解释政治倾向中先天成分的因素,那么我显然不会同时认为它能单独保证什么好结果——比如自由,否则还要自由就太容易了 @whigzhou: 这个念头果然被很多人呵呵了,不意外,当初刚冒出来时我自己也呵呵过,但越来越觉得其实没那么呵呵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