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死 or 降低预期

我对基国前途和某党内部运作都没多大兴趣,不过基本判断还是有的,最近与朋友吃饭常有聊起,有些看法在饭桌上不容易说清楚,这里罗列一下。

1)基国未来一二十年经济衰退乃至整个文化萎缩的前景,似已明朗;

2)但依我看衰退不会以某种爆炸性方式发生,而是慢慢萎缩;

3)我也看不出什么理由可以预期政权会在可见未来崩溃;

4)许多人在谈论习作死和什么时候死的话题,我倒觉得习的做法可能是明智的(就维持政权而言);

5)经济衰退给政权带来的主要问题,不是民众变穷或挣钱机会减少而激起民变,在现行体制下,压制民众是相对容易的任务,慢慢衰退不会让该任务超出其能力极限;

6)主要麻烦将来自统治机器内部,衰退将减少用来供养这部机器的资源;

7)所以,假如衰退已成定局,那么合理的选择就是压缩财政供养负担;

8)在激励资源缩减的条件下,压缩财政供养负担而同时又不能削弱效忠激励,怎么办呢?习王似乎找到了一条出路:a)转变统治方式以缩减机器规模,同时,b)降低马仔预期;

9)先说第一条,自江朱以来当局的基本策略可以称为“鸟笼自由”,即容许一些最能立竿见影的刺激经济增长和物质繁荣的自由,同时确保政权不受威胁,而为了做到后一点,须精心构筑一个鸟笼;

10)结果是,随着经济规模和社会复杂度大幅提高,鸟笼的规模和复杂度也在加速膨胀,甚至膨胀得比前者更快(表现为财政开支比GDP增长快几倍);

11)只要经济仍在快速增长,鸟笼负担就不是问题,但现在不行了,所以必须缩减鸟笼规模;

12)缩减鸟笼意味着减少已经释放的自由,但这会损害经济进而减少财政收入,所以合理的做法是:优先削夺那些容易危及政权,管制成本很高,但财政敏感度较低的自由;习作死所针对的主要几个方面,互联网、言论、公益、民间组织,貌似都符合这几个条件;

13)对照社交网的自我审查容易理解这一点,新浪和豆瓣代表了两种审查风格,微博为了保留了更多言论空间,同时将风险控制在生存线之下,就不得不构造了异常复杂的审查机制,问题是成本太高,豆瓣负担不起,只好用简单粗暴的审查方式;

14)同理,为了将鸟笼成本控制在可负担水平,习必须改用简单粗暴的管制方式,管起来太麻烦的干脆简单封杀了事;

15)再说第二条,缩减统治机器成本的另一个办法是,先大规模降低马仔们的预期,然后用已经缩减了的激励资源去满足被迫降低了的胃口,以继续维持效忠激励;

16)所谓反腐,首先就是降低马仔预期:大开杀戒,让所有马仔都吓得尿裤子,心想能把命保住就不错,能捞多少油水以后慢慢说;

17)其次,杀掉一批最肥的马仔,可以腾出大量可供重新分配的资源,用来供养和激励剩下的马仔;

18)当然,尽管我觉得习王基本策略对头,但执行过程要掌握好适度和平衡也不容易,不小心玩死也不是没可能,我的判断是可能性不大,不过因为我完全不了解习王的具体背景和手腕,这个判断也只随便一猜而已,反正死活关我屁事。

 

相关文章

标签: |
5462
我对基国前途和某党内部运作都没多大兴趣,不过基本判断还是有的,最近与朋友吃饭常有聊起,有些看法在饭桌上不容易说清楚,这里罗列一下。 1)基国未来一二十年经济衰退乃至整个文化萎缩的前景,似已明朗; 2)但依我看衰退不会以某种爆炸性方式发生,而是慢慢萎缩; 3)我也看不出什么理由可以预期政权会在可见未来崩溃; 4)许多人在谈论习作死和什么时候死的话题,我倒觉得习的做法可能是明智的(就维持政权而言); 5)经济衰退给政权带来的主要问题,不是民众变穷或挣钱机会减少而激起民变,在现行体制下,压制民众是相对容易的任务,慢慢衰退不会让该任务超出其能力极限; 6)主要麻烦将来自统治机器内部,衰退将减少用来供养这部机器的资源; 7)所以,假如衰退已成定局,那么合理的选择就是压缩财政供养负担; 8)在激励资源缩减的条件下,压缩财政供养负担而同时又不能削弱效忠激励,怎么办呢?习王似乎找到了一条出路:a)转变统治方式以缩减机器规模,同时,b)降低马仔预期; 9)先说第一条,自江朱以来当局的基本策略可以称为“鸟笼自由”,即容许一些最能立竿见影的刺激经济增长和物质繁荣的自由,同时确保政权不受威胁,而为了做到后一点,须精心构筑一个鸟笼; 10)结果是,随着经济规模和社会复杂度大幅提高,鸟笼的规模和复杂度也在加速膨胀,甚至膨胀得比前者更快(表现为财政开支比GDP增长快几倍); 11)只要经济仍在快速增长,鸟笼负担就不是问题,但现在不行了,所以必须缩减鸟笼规模; 12)缩减鸟笼意味着减少已经释放的自由,但这会损害经济进而减少财政收入,所以合理的做法是:优先削夺那些容易危及政权,管制成本很高,但财政敏感度较低的自由;习作死所针对的主要几个方面,互联网、言论、公益、民间组织,貌似都符合这几个条件; 13)对照社交网的自我审查容易理解这一点,新浪和豆瓣代表了两种审查风格,微博为了保留了更多言论空间,同时将风险控制在生存线之下,就不得不构造了异常复杂的审查机制,问题是成本太高,豆瓣负担不起,只好用简单粗暴的审查方式; 14)同理,为了将鸟笼成本控制在可负担水平,习必须改用简单粗暴的管制方式,管起来太麻烦的干脆简单封杀了事; 15)再说第二条,缩减统治机器成本的另一个办法是,先大规模降低马仔们的预期,然后用已经缩减了的激励资源去满足被迫降低了的胃口,以继续维持效忠激励; 16)所谓反腐,首先就是降低马仔预期:大开杀戒,让所有马仔都吓得尿裤子,心想能把命保住就不错,能捞多少油水以后慢慢说; 17)其次,杀掉一批最肥的马仔,可以腾出大量可供重新分配的资源,用来供养和激励剩下的马仔; 18)当然,尽管我觉得习王基本策略对头,但执行过程要掌握好适度和平衡也不容易,不小心玩死也不是没可能,我的判断是可能性不大,不过因为我完全不了解习王的具体背景和手腕,这个判断也只随便一猜而已,反正死活关我屁事。  


已有49条评论

  1. heracles @ 2014-12-03, 03:51

    辉总为何认为鸡国未来一二十年经济衰退乃至整个文化萎缩的前景,似已明朗?

    [回复]

    丁丁 回复:

    从主观角度考虑,辉总不喜欢鸡国的制度,当然要唱衰之。

    [回复]

    ds 回复:

    客观讲,降息意味着经济前景衰退,所以来刺激经济。高层也一直宣新常态,实际上对增长预期降低到预警和对策。

    [回复]

    heracles 回复:

    我是问客观上来讲,为什么

    [回复]

    hoplite 回复:

    计划生育决定了未来大部分资产价格的趋势和劳动力成本吧,就算用机器人,国外税费资源哪个不比国内好,实在看不出鸡国还有什么钱途

    [回复]

    ds 回复:

    机器人还好,关键是劳动力降低而养老金大幅增加,财新网有个关于计划生育对人口递减的预测,即便完全放开生育,中国将来的人口结构也非常恐怖,养老金医保要是出问题,或者缓慢的萎缩,那前景真好不了。

    [回复]

    ds 回复:

    习李要是明智的话,不是放开计划生育,而是鼓励生育,对于二胎三胎要给予教育补贴住房补助,对全职妈妈要开工资,这样都不一定补上三十年计划生育造成的代际缺口,实际上中国这三十年飞速发展,人口是个充分条件,毛时代的英雄母亲立了大功,产生巨大而极其廉价的人口红利,秦始皇想修长城也得有人才行,没人还玩个毛啊

    [回复]

    陈兴龙 回复:

    现在鼓励已经来不及了,徒增这代人的抚养负担而已,假人于越而救溺子。现在撤销养老金,开始计划死亡吧。

    [回复]

    Lambert 回复:

    我乱猜几点
    第一个是人口拐点,快速老龄化已经开始了,再也没有人口红利这回事。
    第二个是之前的改革红利已经用的差不多了。部分领域允许外资和民营资本进入,私有化和市场化释放的动能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而新的改革(能源医药等垄断领域,金融市场)推进艰难。而不推进新改革,由国企主导必然生产力低下。

    还有觉得这个问题得换个角度看:不能把高速增长看成是理所当然的。高速增长一直是个异类,只是在中国维持的时间比较长,让人觉得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回复]

  2. 慕容飞宇 @ 2014-12-03, 05:00

    打压二十年再放开二十年再打压二十年,循环往复,这会不是匪党长期维持鸡国统治的有效策略?

    [回复]

    ds 回复:

    那有可能啊,打压二十年,人民的三大件再回到自行车手表电视机,那还不造反啊。

    [回复]

    慕容飞宇 回复:

    打压二十年 不一定 人民的三大件再回到自行车手表电视机

    人民的三大件再回到自行车手表电视机 不一定 造反 , 只要萱萱干得好

    [回复]

    ds 回复:

    哼哼,我相信习李不会这么干的,老百姓可以装傻逼,但绝对不是真傻逼,利益动刀自己头上谁都知道疼。

    [回复]

    gnaggnoyil 回复:

    说的好像鸡国的屁民有议价能力似的.

    [回复]

    ds 回复:

    从萱萱的角度看,真回到自行车时代,还什么大国崛起民族复兴啊,国际形象和朝鲜一个吊样,怎么超英赶美,人家英美还愿意再陪你玩一回吗,想开放开放给谁去啊,

    [回复]

    慕容飞宇 回复:

    1、老百姓不是一个青春永驻的个体。二十年换一扎人,原来的年轻人老了,新的年轻人是洗脑中长大的。老百姓不真傻逼谁真傻逼?金日日到现在不都把真傻逼们玩得妥妥的?

    2、北朝鲜要真开放,英美随时陪你玩。

    [回复]

    ds 回复:

    北朝鲜有北朝鲜有玩法,咱西朝鲜有西朝鲜的国情,你真是刻舟求剑

    [回复]

    超人 回复:

    西朝鲜。。。

    [回复]

    sam soong 回复:

    这句话太同意了

    “老百姓不真傻逼谁真傻逼”

    [回复]

  3. 科学与自由比翼 @ 2014-12-03, 09:05

    如果辉总的预计正确,那个人该如何尽量减少损失?

    [回复]

    丁丁 回复:

    辉总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吗?跑路跑路,辉总先走,我们跟进。

    [回复]

    陈兴龙 回复:

    毅丝我太穷,大概只能偷渡。偷渡很不好。怎么办?

    [回复]

    hagen 回复:

    同问

    [回复]

  4. 一生懸命 @ 2014-12-03, 09:12

    留個爪印,等待時間的驗證.

    [回复]

  5. gaohan_cn @ 2014-12-03, 14:32

    16条回复说明什么,,我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啊,哈哈哈。

    [回复]

  6. G·Y @ 2014-12-03, 14:54

    我的一些看法

    1.“当今万岁对外作死的手腕看似愚蠢(其实也是真愚蠢),但这其实都是被锁定的路径”阿姨的这个说法,我认为是对的,现在的政策其根本上就仨字“保政权”,既然还想以同样的形式统治下去,他们一定就会怎么做的。

    2. 关于缩减鸟笼规模的说法,我也觉得靠谱,极端地说,如果有朝一日“用来维持防火长城的钱的也撤了”,这不意味着墙会就此倒塌,而意味着大局域网就要真正来临了。

    3. 我也不看好民众这边能做些什么,人心已死。从10年BTCHINA的倒下和古鸽南飞时的反弹,到今年古鸽彻底被杀,射手死去时的反弹看——人都弹不起来了,真的有朝一日大局域网了,又能怎样?

    4. 大洪水的预言,目前倒是“内交外困,民众对内的不满情绪以及对外的民族主义情绪均在上升”这条路,节点会有,也可能说爆发就爆发,但我认为近几年的可能性并不高,更有可能会蓄成大沼泽,得先且熬上一阵呢。

    [回复]

    陈兴龙 回复:

    如果想知道人口变动对各行业的前景的影响,要到哪里才能看得到相关分析?我是畜牧养殖业的毅丝,不知道应不应该改行。除了辉总所举的几个例子,我还想知道其它行业的前景。

    [回复]

  7. 野火一九八四 @ 2014-12-03, 15:12

    11)只要经济仍在快速增长,鸟笼负担就不是问题,但现在不行了,所以必须缩减鸟笼规模;

    12)缩减鸟笼意味着减少已经释放的自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缩减鸟笼到底指的是鸟笼成本还是鸟笼的范围。前者而言,缩减成本能解决11点的负担问题,且并不一定影响已经释放的自由,甚至可能是会继续增加的。后者而言,缩减范围,会减少已经释放的自由,但并不能带来对鸟笼负担的减轻,反倒因为为了缩减范围,而需要更多成本的投入。这就像,用大气层作为鸟笼是最没有成本负担的。

    [回复]

    G·Y 回复:

    成本也要降,范围也要降。这两点不矛盾。

    可以参考我上条回复中的例子。或者这么说,当现在是个监狱,但是犯人有不少放风的机会,这需要额外场地也需要人看管,资金够的时候甚至可以扩大场地,装饰场地,建一些监狱娱乐设施等,犯人看似自由很多,本本质仍在监狱里。资金没了,场地撤了,自然不意味着犯人们将重获自由,则只会剩下最核心的部分,阴森的牢房。

    [回复]

    野火一九八四 回复:

    但79年以来的放风场地,更多是因为财政破产后的不得已而为之,而非通过加大投入扩充场地达成的。

    [回复]

    G·Y 回复:

    这个提醒还是不错的,不过也要想到朝鲜则是一直处在破产状态,而连起码的放风场地都没有,多少年来也就这么统治下来的。有朝鲜做榜样,咱们天朝的底线低得很,大不了再一次文革又能怎样。

    财政问题与自由之间本就不是单调增减的关系,财政也不是影响自由的唯一因素。八十年代鸡国多少融入了世界体系,还有民国时期受过教育喝过洋墨水的一拨人在,所以放开了一些。而自从你懂的事件以后,未来的趋势,除非TG彻底完,财政无论好与坏都只会越来越收紧,窘迫则为西朝鲜,不窘迫则为天朝式沙文主义——总而言之,从TG的角度,绝没有(财政)形势倒逼自由的可能。

    [回复]

  8. 五盏灯 @ 2014-12-03, 19:50

    whig的分析很尖锐,只是我们不知道到底是应该悲观呢,还是乐观?

    [回复]

  9. 也要出国? @ 2014-12-03, 21:53

    反复强调不管我事,看来是要出国了?不过我倒很好奇中国对世界的影响你怎么看?忽略不计?

    [回复]

  10. tcya @ 2014-12-05, 10:14

    看来我之前对习感觉很悲观还是对头的。。我觉得未来日子会大幅恶化但又不会变天,简直就是最坏情况

    [回复]

    G·Y 回复:

    差不多就是这样

    [回复]

  11. 五盏灯 @ 2014-12-05, 12:04

    whig的分析我觉得优缺点共存,优点是去除了许多花俏的分析,直指中心,缺点是道德判断也一同去掉了,变成了纯技术贴,马基雅维利味道很重啊.比如:4)许多人在谈论习作死和什么时候死的话题,我倒觉得习的做法可能是明智的(就维持政权而言);18)当然,尽管我觉得习王基本策略对头,等等,我不知对在何处,一个必死的东西,早死早脱身,晚死会有更大的灾难。

    [回复]

    wenkino 回复:

    抛弃道德才是较为客观的陈述。要死老百姓先死,确实是专职国家的特色,莫非楼上是外星人?

    [回复]

  12. 青城山中鸟 @ 2014-12-06, 09:52

    辉总对人性的假设前提很值得商榷,所以结论……我对未来持谨慎乐观态度。

    [回复]

  13. 乔正之 @ 2014-12-06, 21:59

    1.无12条所列的互联网、言论等自由,经济发展(分工网络的拓展及深化)便受阻碍,分工程度固定于某一水平,这在某种程度上就与鸦片战争前的2000年一样;
    2.分工水平极低时(以1840年前的中国为例),对分工演进的抑制是容易的,而分工水平高时,对其抑制是困难的(以韩国、台湾为例);
    3.分工网络自发演进,以鸡国为系统时,鸡国内部分工网络必然拓展与深化,以全球为系统时亦然;

    [回复]

  14. 喂羊 @ 2014-12-07, 00:31

    是啊是啊。五年以后怎么样我也不太关心。只不过这五年还是要多看看。

    [回复]

  15. dorian_gray_ll @ 2014-12-11, 16:07

    这篇这么热闹

    [回复]

    陈兴龙 回复:

    性命攸关,不能不热。

    [回复]

  16. K. @ 2014-12-15, 15:27

    有几点不明,请指教
    1、萎缩的标准是?增长率下降吗?下降到什么程度算萎缩?
    2、随着基数的增长,增长率自然会相对下降,请问怎样区分这种情况和萎缩?
    3、既然您非常肯定萎缩的前景,能否说得更具体一点?如五年后会怎样,十年、二十年后会怎样?

    [回复]

  17. wenkino @ 2014-12-24, 16:20

    死后当然和辉格关系重大了,折腾夺权你我成为炮灰的可能性极大。

    [回复]

  18. 宅男X @ 2014-12-26, 13:37

    能扯到体制之类问题的文章 , 回复就多,鸡血就上来 ,而且会越来越偏。辉大 不是这个风格 所以 都没见回复的。

    感觉辉大的风格是,不加(很少?)道德判断,你们觉得体制那里不好,那么把你们好坏的标准摆出来,分析起源是那里,起源对应的环境什么,移植到鸡国
    是否能存活,需要做哪些妥协才能存活,还是变种的形式存活

    我们不是上帝?。。。或者没有绝对真理?或者我们好坏的标准一直是在进化的?
    Over

    [回复]

  19. liwy12 @ 2014-12-30, 15:42

    针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愈发赞同您的论断

    [回复]

  20. 辉格 @ 2015-01-05, 22:33

    中组部:全国超职数配备4万名副处以上官员
    2015-01-05 15:27:46 来源: 新华网
    http://news.163.com/15/0105/15/AF748H4E0001124J.html

    新华网北京1月5日电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督促各地各单位严格按规定职数配备领导干部,2014年1月,中央组织部、中央编办和国家公务员局联合印发《关于严禁超职数配备干部的通知》,明确了对超职数配备干部问题开展专项整治的总体思路、主要任务和纪律要求。一年来,各级党委(党组)及其组织人事部门认真严肃地开展整治工作,取得较好成效,基本遏制了“三超两乱”(超职数配备干部、超机构规格提拔干部、超审批权限设置机构,擅自提高干部职级待遇、擅自设置职务名称)现象,各地各单位严格按职数配备干部的规矩意识明显增强。截至目前,全国超职数配备的4万余名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中,已消化15800多名,完成近40%。

    ——针对有的地方和单位职数管理比较混乱、底数不清等问题,全面摸清底数、明晰底账。一季度,各地各单位采取本级自查、重点抽查等方式,核查所辖地方和单位实际配备干部情况,并登记造册。二季度,中组部会同中央编办和国家公务员局,组织专门核查组,采取“对账”审核(主要是核对“四本账”,即组织人事部门的干部名册、机构编制部门和组织人事部门的职数核定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的工资审核清单、财政部门的工资发放清单)和实地检查相结合的方式,对各地各单位自查情况逐一复查。据此,全面掌握了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333个市(地、州、盟),122个中央和国家机关部委超职数配备干部情况。

    ——针对有的地方和单位机构编制纪律意识淡薄、顶风超配,或者以情况特殊为由“打擦边球”等问题,注重制度约束,严格控制增量。一是严明纪律。各地各单位坚决贯彻《通知》中关于“未消化前不得新配备干部”的要求,对各种违反机构编制纪律的行为一律叫停,从源头上防止执行政策搞变通、打折扣。二是严格审核。实行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方案预审制度。在整改消化期内,有超配问题的市、县选拔任用干部时,要在动议后将工作方案报送上一级组织部门干部监督机构预审,凡是没有职数的一律不得提拔调整干部;已经超配的未消化前不得新配备干部,未经审批同意,一律不得履行干部选拔任用程序。实行特殊情况配备干部事前报告制度,明确规定“因军转安置、机构改革、换届等特殊情况”确需超职数配备干部的,要书面报告上一级组织人事部门和机构编制部门审核把关。三是严厉查处。将整治超职数配备干部工作情况列为巡视、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市县党委书记离任检查、选人用人“一报告两评议”和主要领导干部述职述廉的重要内容,发现问题,及时纠正。

    ——针对有的地方“新人不理旧账”“拉长战线搞拖延”的问题,建立整改工作责任机制,层层传导压力,逐步消化存量,确保按期完成整改任务。一是突出重点。要求各地各单位重点解决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超配问题。市县两级实行整改时限“阶梯”制度:即超配的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在2年内(2016年9月底前)完成整改任务;对超配的非领导职数和科级领导职数,由各省(区、市)、中央和国家机关部委组织人事部门结合实际确定整改时限,原则上不得超过3年(2017年9月底前)。二是实行整改消化责任制。明确党委(党组)主要负责人为整改消化第一责任人,组织人事、机构编制部门主要负责人为直接责任人。对整改消化工作不力的,上级组织人事部门要对相关责任人进行约谈;对未按计划完成整改消化任务的,要严肃追究责任。

    下一步,按照中央要求,中组部将继续会同有关部门,不断巩固和扩大整治工作成果,力争经过3年左右的时间,使“三超两乱”现象得到彻底根治,由“恶性循环”变为“良性循环”,让按职数配备干部、按规矩办事成为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的新常态。

    相关新闻:多地公布削减政府副秘书长情况 超编仍严重

    11省份超配干部被点名 辽宁查出2.6万超配干部

    [回复]

  21. 墨菲 @ 2015-01-11, 16:55

    衰退是必然,纵观各发达国家,都在高度发展后出现了衰退,衰退对中国也许是个好事,能够上层领导人更加脚踏实地。再说经济衰退与我们个人又有多大的关系。想想08年,从宏观的角度说,失业人数的确真加,但全球经济这个大蛋糕不是还在增涨吗?从微观的角度来说,假如你就是一个卖早点的,经济危机就真跟你没有多大的关系。

    [回复]

  22. 大娱乐家 @ 2015-02-03, 12:56

    看完大家的讨论,再想想这一波上涨,觉得很危险啊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