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访客指南 & 意见簿(2013/1/4更新)

● 关于本博客内容/特性/功能的一些说明,新来的朋友可以先看看。
● 对本博客有任何改进意见(包括但不限于Bug、功能、版面安排)的朋友请在此帖留言。

【更新:2013-01-04】“论坛”页面增加了“搜索”功能,可全文搜索,搜索范围覆盖主帖和回帖;
……

标签:
1
● 关于本博客内容/特性/功能的一些说明,新来的朋友可以先看看。 ● 对本博客有任何改进意见(包括但不限于Bug、功能、版面安排)的朋友请在此帖留言。 【更新:2013-01-04】“论坛”页面增加了“搜索”功能,可全文搜索,搜索范围覆盖主帖和回帖; 13)本站的RSS时而出现异常,表现为文不对题的重复条目,我尝试了多次都未能找到原因,也没能解决问题,给订阅的朋友带来骚扰,请谅解; 12)新增了文章“分享”功能,你可以将喜欢的文章分享到Buzz/twitter/豆瓣/围脖/饭否/等等SNS; 11)本站不欢迎匿名评论,这里的“匿名”是指没有稳定且易识别的ID,即,“非匿名”并不是指“实名”; 10)目前本站的评论是开放的,但不排除未来某天会改成只允许注册用户评论,所以我建议需要发表评论者还是注册一个ID,可以在本站直接注册,或者去Gravatar去用现有邮箱注册一个ID,该ID将在所有WordPress博客上通用; 9)添加了嵌套评论和评论回复邮件提醒功能,默认状态下,你的评论在被回复后将有提醒邮件发到你的邮箱,若不想收到提醒邮件,请勾除“发表”按钮下的选项; 8)关于本站文章的版权和转载须知,请看:http://headsalon.org/copyright 7)我对于讨论的态度,可参见:http://headsalon.org/archives/539.html 6)关于我的写作习惯,这里有个说明:http://headsalon.org/archives/771.html 5)文章中有些链接是指向我以前在牛博国际的博客的,墙内无法打开,有空我会纠正过来,暂时可以用站内搜索功能,搜索框在右上角。 4)新的目录已做好,在这里:http://headsalon.org/catalog 3)点击任何一个标签,可找出所有附有该标签的文章。 2)使用IE且屏幕较窄的朋友可能会发现页面排版有点混乱,这是因为我的页面设计只在Chrome下测试过,未能考虑其他浏览器,精力和能力所限,实在抱歉。 1)最后,对本博客有任何改进意见(包括但不限于Bug、功能、版面安排),或只是想说点什么,皆可在此帖留言。
黄金太贵

【2016-08-14】

@whigzhou: 只有将竞争在性别间完全隔离,才可能让男女运动员拿到数量大致相同的奖牌,同理,必须实行某种(有形或无形的)种族隔离制度,才可能让各种族在职业竞技场上获得大致相同的报酬和晋升机会,现在你们大概明白平权法的精髓所在了吧?

@去了哪儿的人: 不知道为吗没有这样的言论——某族人居然一块金牌都没,种族歧视啊,领这种奖是一种侮辱。

@whigzhou: 更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主张将赛事分成17个性别举行,可能是因为最近黄金太贵~

 

标签: | |
7341
【2016-08-14】 @whigzhou: 只有将竞争在性别间完全隔离,才可能让男女运动员拿到数量大致相同的奖牌,同理,必须实行某种(有形或无形的)种族隔离制度,才可能让各种族在职业竞技场上获得大致相同的报酬和晋升机会,现在你们大概明白平权法的精髓所在了吧? @去了哪儿的人: 不知道为吗没有这样的言论——某族人居然一块金牌都没,种族歧视啊,领这种奖是一种侮辱。 @whigzhou: 更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主张将赛事分成17个性别举行,可能是因为最近黄金太贵~  
总会起作用

【2016-08-10】

@海德沙龙 《噩梦般的底特律教育系统》 底特律自70年代以来就在持续衰败,居民不断逃离,工厂和住宅区一个个沦为废墟,犯罪率攀至榜首,随之一起沦落的还有它的公立教育系统,学生大量流失,出勤率、毕业率和学习成绩快速下降,然而这些学校的开支却并未减少,它正在从一个教育机构变成教师救济所…

@whigzhou: 选择机制总会起作用,问题是在哪个层次上起作用,假如你阻止自由市场在个体和企业层次上起选择作用,那么其他选择机制便会在产业、组织、城市、地区、国家等层次上起作用。

 

标签: | |
7337
【2016-08-10】 @海德沙龙 《噩梦般的底特律教育系统》 底特律自70年代以来就在持续衰败,居民不断逃离,工厂和住宅区一个个沦为废墟,犯罪率攀至榜首,随之一起沦落的还有它的公立教育系统,学生大量流失,出勤率、毕业率和学习成绩快速下降,然而这些学校的开支却并未减少,它正在从一个教育机构变成教师救济所… @whigzhou: 选择机制总会起作用,问题是在哪个层次上起作用,假如你阻止自由市场在个体和企业层次上起选择作用,那么其他选择机制便会在产业、组织、城市、地区、国家等层次上起作用。  
比如暖球党

【2016-07-27】

@whigzhou: Yes,Minister里描绘的那种官僚机构捕获权力,事务官戏弄选举官员的情况,在美国不太严重,原因可能是大量非官方智库和游说机构的存在,将政治纲领转变成可操作的具体法案,是桩繁重的技术活,许多智库和游说机构就是帮政客干这活的,如果这些活都被拿政府经费的研究机构包揽了,情况就完全不同。

@whigzhou: 所以尽管游说活动有种种不好,那也比用官办研究机构取代它们好,这是反对由政府资助研究活动的最重要理由,哪怕资助的是貌似与政治无涉的自然科学研究,最终也会变成权力捕获者,比如暖球党。

@whigzhou: 由此想到(more...)

标签: | |
7333
【2016-07-27】 @whigzhou: Yes,Minister里描绘的那种官僚机构捕获权力,事务官戏弄选举官员的情况,在美国不太严重,原因可能是大量非官方智库和游说机构的存在,将政治纲领转变成可操作的具体法案,是桩繁重的技术活,许多智库和游说机构就是帮政客干这活的,如果这些活都被拿政府经费的研究机构包揽了,情况就完全不同。 @whigzhou: 所以尽管游说活动有种种不好,那也比用官办研究机构取代它们好,这是反对由政府资助研究活动的最重要理由,哪怕资助的是貌似与政治无涉的自然科学研究,最终也会变成权力捕获者,比如暖球党。 @whigzhou: 由此想到的一个问题是,川普上台后会找谁来干这活呢?那些多年来大力主张自由市场的保守派智库,难道真能厚着脸皮去帮川普草拟法案如何将关税提高到40%,如何惩罚拒绝将工厂搬回来的公司?如何解除美国对盟国的安全责任?依我看,他只能去左派那里找了。
统一与武德

【2016-07-27】

狄宇宙在《古代中国与其强邻》中提出的观点很有意思,列出的事实很明显,但之前好像没见过讨论,

1)秦赵燕三国在战国后期对北方非华夏的游牧或畜牧民族发动了大型征伐,将控制线向北推进了数百公里,
2)秦赵燕的长城远非农耕与草原的生态边界,而是大幅远离这条边界,深入草原,特别是赵长城,
3)所以长城并非防御性策略的结果,而是扩张政策的结果,
4)秦统一后延续了这一扩张政策,但随后局面发生了逆转,
5)秦汉之际和汉前期是一个华夏大幅退缩的阶段,
6)武帝发动的大型战争是对此退缩的反弹,其对非华夏区的征伐规模此后任何华夏政权再也没达到过。

说几点我的看法:

1)统一集权帝国抵御游牧入侵(more...)

标签: | |
7331
【2016-07-27】 狄宇宙在《古代中国与其强邻》中提出的观点很有意思,列出的事实很明显,但之前好像没见过讨论, 1)秦赵燕三国在战国后期对北方非华夏的游牧或畜牧民族发动了大型征伐,将控制线向北推进了数百公里, 2)秦赵燕的长城远非农耕与草原的生态边界,而是大幅远离这条边界,深入草原,特别是赵长城, 3)所以长城并非防御性策略的结果,而是扩张政策的结果, 4)秦统一后延续了这一扩张政策,但随后局面发生了逆转, 5)秦汉之际和汉前期是一个华夏大幅退缩的阶段, 6)武帝发动的大型战争是对此退缩的反弹,其对非华夏区的征伐规模此后任何华夏政权再也没达到过。 说几点我的看法: 1)统一集权帝国抵御游牧入侵的能力不如割据状态,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不敢把重兵放在远离权力中心的边境上,蒙恬是第一个例子, 2)统一集权帝国对进攻性政策的意愿也弱于割据的边缘国,因为和亲纳贡政策对它来说相对成本更低,而边地的相对价值也更低, 3)汉武的成就看来是个特例,这一特例之所以出现,有两个较明显的原因:A)帝国历史不长,人口压力尚轻,因而可动员资源较多,B)伴随大型帝国的和平化时间较短,战士禀赋尚未大幅削弱, 4)唐帝国勉强维持了那么久而没被冲垮,是因为它的集权程度不太高,后期近乎于割据状态, 5)明帝国看起来是个反例,可能的解释是:A)小冰期游牧势力大幅退缩,B)迁都北京+大运河部分解决了(1)所提到的难题 @黄章晋ster: 处于割据对立时,很容易形成普鲁士林立的情形,一旦统一为一个中央集权帝国,大约百年后就进入无人知兵、柔弱不武的军力下滑通道。 @whigzhou: 对 @黄章晋ster:一个超大帝国保持稳定,只能依靠一个庞大的具有相同信仰的文官和精英建立统一认同才能做到,而这个组织系统和它的价值观必然是排斥职业军人的。这样的帝国几亿人和几千万并无区别。但在一个军事贵族集团统治的农业社会,有五百万人就足够对付铁木真了。 @whigzhou: 贵帝国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打压尚武文化的历史,到最后军户甚至都变成贱籍了  
会动摇多少结论呢

【2016-07-25】

@whigzhou: 以统计学方法为主导的研究有个问题是,容易让人忽视一些有着根本重要性但又缺乏统计差异的因素,比如身高,在一个儿童营养条件普遍得到保障的社会,研究者可能会得出『营养不是影响身高的重要因素』的结论,并且这一结论可能在很多年中都经受住了考验,直到有一天,某一人群经历了一次严重营养不良……

@whigzhou: 在可控实验中,此类问题可以通过对营养条件这一参数施加干预而得以避免,但社会科学领域常常不具备对参数进行任意干预的条件,只能用统计学方法来模拟可控实验,可是(more...)

标签: | |
7329
【2016-07-25】 @whigzhou: 以统计学方法为主导的研究有个问题是,容易让人忽视一些有着根本重要性但又缺乏统计差异的因素,比如身高,在一个儿童营养条件普遍得到保障的社会,研究者可能会得出『营养不是影响身高的重要因素』的结论,并且这一结论可能在很多年中都经受住了考验,直到有一天,某一人群经历了一次严重营养不良…… @whigzhou: 在可控实验中,此类问题可以通过对营养条件这一参数施加干预而得以避免,但社会科学领域常常不具备对参数进行任意干预的条件,只能用统计学方法来模拟可控实验,可是当某些变量的采样值缺乏多样性时,这一模拟便无法进行,于是便留下了盲点。 @whigzhou: 近年来有很多针对国别的政治学研究,量化了很多指标,统计学工具也用的挺熟练,但我总有种感觉,一些基本背景条件似乎没有得到足够关注,比如拿破仑战争之后各国政治的一个基本背景是英帝或美帝的存在,这一条件如此普遍而牢固乃至观察不到差异,一旦消除,会动摇多少结论呢? @whigzhou: 让问题变得更棘手的是那些存在足够大差异但『边际影响率从某个阈值开始骤减』的变量,比如钙摄入量与身高的关系,在『从零到适宜值』这个区间,钙摄入对身高影响显著,而从适宜值往上,边际影响率急减,几乎没影响,此时更容易得出错误结论。 @慕容飞宇gg: 是。类似的各种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的比较也存在类似问题,现有的结论都只适用于现在90%的学生上公立学校的基本背景。对李伯儒主导的学界来说这个基本背景是理所当然的。 @whigzhou: 嗯 @whigzhou: 我们经常听到诸如『某一特性差异60%归因于基因,40%归于环境』之类的说法,仿佛这一归因比例是某个固有值似的,而实际上,这些比例当然高度依赖于目标人群的生存条件,你把一个群体的铅污染全部消除,智力的环境影响『比重』立马就降低了。 @whigzhou: Taleb的《黑天鹅》想要谈论的就是这个主题,可是他太笨了,写了厚厚一本看起来很哲学的砖头书,结果也没说清楚。  
文化气味

【2016-07-23】

@linsantu 发表了博文《科学家和哲学家的宗教信仰》(6月24日改自去年知乎回答,7月10日发表于腾讯大家)一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主义的时代,科学家(尤其是自然科学家)常常被视为理性与真理的化身。因此一般人在讨论“神 http://t.cn/R5gmmgp

@Drunkplane-zny: @whigzhou 辉总也许会对这文章感兴趣。我感觉挺有趣的。

@whigzhou: 这主要是个文化现象,不从文化方面入手没啥意思

@whigzhou: 我见过一些信仰调查问卷,基本观(more...)

标签: | | |
7327
【2016-07-23】 @linsantu 发表了博文《科学家和哲学家的宗教信仰》(6月24日改自去年知乎回答,7月10日发表于腾讯大家)一我们生活在一个科学主义的时代,科学家(尤其是自然科学家)常常被视为理性与真理的化身。因此一般人在讨论“神 http://t.cn/R5gmmgp @Drunkplane-zny: @whigzhou 辉总也许会对这文章感兴趣。我感觉挺有趣的。 @whigzhou: 这主要是个文化现象,不从文化方面入手没啥意思 @whigzhou: 我见过一些信仰调查问卷,基本观感是,通常它们的问题都问的很蠢,让我无从回答,比如『你认为上帝存在吗?』这种问题,若不澄清其操作性含义,便毫无意义,『你有宗教信仰吗?』也差不多,『你觉得下列哪顶帽子更适合你:无神论者、怀疑论者、不可知论者、基督徒……』稍微好一点,但信息量也不大。 @whigzhou: 假如1950年的一位数学家说自己是基督徒,2010年的一位数学家说自己是无神论者,依我看,这一不同表态对于我们判断他们在基本哲学立场上有何差异毫无帮助。 @whigzhou: 因为如何表态主要取决于他们是否喜欢『基督徒』和『无神论者』这两个词所沾上的文化气味 @whigzhou: 宗教信仰主要是一种文化认同,跟哲学立场没什么关系,或者说两者间关系是高度任意的,『全知全能的上帝规定了物理定律并通过这些定律运行世界』和无神论有什么经验上可辨认差异吗?反之,无神论者照样可以相信灵性、感质和各种天钩。 @whigzhou: 所以,假如你要把宗教当成一个哲学问题来问,那么你的问题就不能这么幼稚或暗含立场,假如你要把它当成文化认同问题来问,那么像『你经常去教堂吗?』『假如你没受过洗,你会在未来受洗吗?』『你常阅读圣经吗?』『教会生活对你重要吗?』『你希望自己的葬礼遵循基督教仪轨吗?』之类的问题会更好。 @whigzhou: 当代美国社会的语境中,信仰问题其实已经收窄到了其伦理方面,即,争议参与者所关切的,主要是其伦理方面,其中要点可表述为:在判定某一人类行动应该与否时,除了个人欲望、理性及其集体表达之外,是否存在某个更高(或最高)的外部指引,若是,它具体给出了哪些指引? @whigzhou: 多数坚守信仰者所意图坚守的,其实是这个,尽管他们自己往往也表达不清楚。  
深红区

【2016-07-21】

@海德沙龙: 《牛仔:备受排挤的濒危物种》 2014年的内华达『邦迪对峙』和今年初的俄勒冈占领行动,让牛仔这个久已被遗忘的群体又进入了公众视野,本文是一位俄勒冈牧场主写给《华盛顿邮报》的一封信,讲述了近年来联邦政府的土地与环境政策如何影响着他们的生计。

@海德沙龙: 牧场主处境恶化只是这场对抗的背景之一,更大的背景是日益膨胀的国家主义与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对立,『邦迪对峙』得到了众多民兵组织的支持,这些民兵组织代表了自由、独立、自治的古老美国传统,通过支持牧场主的行(more...)

标签: | |
7322
【2016-07-21】 @海德沙龙: 《牛仔:备受排挤的濒危物种》 2014年的内华达『邦迪对峙』和今年初的俄勒冈占领行动,让牛仔这个久已被遗忘的群体又进入了公众视野,本文是一位俄勒冈牧场主写给《华盛顿邮报》的一封信,讲述了近年来联邦政府的土地与环境政策如何影响着他们的生计。 @海德沙龙: 牧场主处境恶化只是这场对抗的背景之一,更大的背景是日益膨胀的国家主义与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对立,『邦迪对峙』得到了众多民兵组织的支持,这些民兵组织代表了自由、独立、自治的古老美国传统,通过支持牧场主的行动,他们展示了不惜以武力对抗联邦政府权力扩张的决心。 @whigzhou: 牧区与深红区高度重合 @whigzhou: 牛仔最多的落基山东麓各州(爱达荷、蒙大拿、怀俄明、犹他)既是保守派势力最稳固的州,也是共和党初选中川普输的最惨的州,这不是巧合 @whigzhou: 90年代以来,美国学术界急剧左倾,但这一倾向并非均匀分布,左倾最严重的是新英格兰地区的大学,而落基山东麓各州的大学是唯一的例外,保守派比例不降反升,不想放弃学术的保守派都跑那儿去了 @whigzhou: 从下图可见,美国学术界近二十年的左倾化主要是新英格兰大学贡献的 http://t.cn/RtAxkDi Figure 2. Regional Ideological Variations of Americas Professors: 1989 – 2014 @whigzhou: 美国校园的革命小将再这么闹下去,说不定到最后就是这些对学术最没兴趣的落基州保存了美国的学术和思想自由,这不由让人想起瑞士,很难说瑞士山民对金融业有什么兴趣,但正是瑞士山民的彪悍、独立和对自由的执着,在动荡年代为欧洲金融业保存了一个避难所。  
活得好好的

【2016-07-19】

@隐藏的火星人:我就想问辉总,兼顾后果和公平的最好的策略是什么,对待绿化

@whigzhou: 宪法容许范围内可做的很多,比如停止穆斯林移民,犯罪移民驱逐出境(像瑞士),取缔国内赞助恐怖主义的组织,禁止国内政治组织接受伊斯兰主义组织或政权(比如沙特政府)的捐款,在公职人员中展开忠诚调查(即麦卡锡行动)

@whigzhou: 从佛罗里达Boca Raton伊斯兰中心 (ICBR)的例子可看出有多少早该做事情没(more...)

标签: | |
7320
【2016-07-19】 @隐藏的火星人:我就想问辉总,兼顾后果和公平的最好的策略是什么,对待绿化 @whigzhou: 宪法容许范围内可做的很多,比如停止穆斯林移民,犯罪移民驱逐出境(像瑞士),取缔国内赞助恐怖主义的组织,禁止国内政治组织接受伊斯兰主义组织或政权(比如沙特政府)的捐款,在公职人员中展开忠诚调查(即麦卡锡行动) @whigzhou: 从佛罗里达Boca Raton伊斯兰中心 ([[ICBR]])的例子可看出有多少早该做事情没做,ICBR与恐怖组织的关系确凿无疑,毫不掩饰,十几年来屡屡被联邦政府抓包和定罪,却始终活得好好的,不久前还被棕榈滩县选为投票点,直到本次惨案发生遭大量抗议后才换地方 http://t.cn/RtzHREz @whigzhou: 类似例子比比皆是,几乎是常态  
一颗要命丸

【2016-07-18】

@whigzhou: 凯末尔主义终结之后,土耳其的一些可能发展:离开北约(主动或被动),占领叙利亚的部分地区,攻击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在高加索和中亚扶植马仔因而与俄国发生冲突,为争夺中东霸权而与伊朗和/或沙特发生冲突……

@whigzhou: 七年前的诺贝尔和平奖不愧为史上最具预见性和最具激励效果的诺贝尔奖~

@龙与羊驼: 凯末尔主义是和纳赛尔一样的工业党,为什么不能被终结?经济只有自由化才能最终推动政治自由化,不自由的经济根本不可能推进政治社会风气的开放。

@whigzhou: 绿化是『一颗要命丸』,都不用第二颗,跟这个抉择相比,其他都不重要了

@whigzhou: 宪政基础是根,经济表现是果,经济政策、自由化、私有化,都只是小枝桠而已,都是很容易逆转的事情,花枝插在花瓶里不也能绚烂几天嘛,鸟用

@blue-tomato: 像土尔其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而且是一个有着一定经济能力的宪政民主国家,还需要依靠军队的协助才能摆脱宗教(绿化)的入侵,这是否说明绿化的强大与及宪政民主的无能呢?

@w(more...)

标签: | | |
7316
【2016-07-18】 @whigzhou: 凯末尔主义终结之后,土耳其的一些可能发展:离开北约(主动或被动),占领叙利亚的部分地区,攻击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在高加索和中亚扶植马仔因而与俄国发生冲突,为争夺中东霸权而与伊朗和/或沙特发生冲突…… @whigzhou: 七年前的诺贝尔和平奖不愧为史上最具预见性和最具激励效果的诺贝尔奖~ @龙与羊驼: 凯末尔主义是和纳赛尔一样的工业党,为什么不能被终结?经济只有自由化才能最终推动政治自由化,不自由的经济根本不可能推进政治社会风气的开放。 @whigzhou: 绿化是『一颗要命丸』,都不用第二颗,跟这个抉择相比,其他都不重要了 @whigzhou: 宪政基础是根,经济表现是果,经济政策、自由化、私有化,都只是小枝桠而已,都是很容易逆转的事情,花枝插在花瓶里不也能绚烂几天嘛,鸟用 @blue-tomato: 像土尔其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而且是一个有着一定经济能力的宪政民主国家,还需要依靠军队的协助才能摆脱宗教(绿化)的入侵,这是否说明绿化的强大与及宪政民主的无能呢? @whigzhou: 说明宪政存续条件之苛刻 @blue-tomato: 非常有意思。如果是这样,谁人可以在规则既定的条件下,推翻规则,扮演最后的救世主,而且有充足的理由得到人们的信任?貌似魔兽里的守护者最终却是引进兽人的作恶者 @whigzhou: 以前是英帝,后来是美帝,现在,恐怕已经没了 @whigzhou: 多年来我已反复强调宪政基础相对于中短期变革与增长的重要性,复习一下:《从摊贩胜诉看印度法治》 《不必对南非期望太高》 《下一块金砖在哪里?》 @安德鲁杰克逊蓝卫兵:但是弗里德曼说只要经济自由,社会必定开放,政治必定自由,这个怎么讲? @whigzhou: http://headsalon.org/archives/7107.html  
先自己割了

【2016-07-17】

@whigzhou: 素食,反狩猎,反枪,反核,反帝反殖民,和平主义,支持同性婚姻,福利主义,奶嘴化教育……所有这些看似完全没关系的政治诉求,在现实中却是高度内聚的,能把这些串起来的因素,我能想到的只有阴柔化,这一点在绿党身上表现的最清楚。

@江南孤影月:漏了女权。

@whigzhou: 嗯,还有反死刑和反工业

@tuxt520:阴柔和同性恋婚姻的关系是什么?

@whigzhou: 阴柔化根本出发点就是反对传统男性角色,然后也延伸到各种让人联想到雄性力量的东西,比如枪支、核能和大型机械(more...)

标签: | |
7313
【2016-07-17】 @whigzhou: 素食,反狩猎,反枪,反核,反帝反殖民,和平主义,支持同性婚姻,福利主义,奶嘴化教育……所有这些看似完全没关系的政治诉求,在现实中却是高度内聚的,能把这些串起来的因素,我能想到的只有阴柔化,这一点在绿党身上表现的最清楚。 @江南孤影月:漏了女权。 @whigzhou: 嗯,还有反死刑和反工业 @tuxt520:阴柔和同性恋婚姻的关系是什么? @whigzhou: 阴柔化根本出发点就是反对传统男性角色,然后也延伸到各种让人联想到雄性力量的东西,比如枪支、核能和大型机械 @人格显示器: 阴柔化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城市生活让人远离了耕作、狩猎、以及战争? @whigzhou: 依我看,首要原因是社会的和平化,降低了战士禀赋的社会需求,其次是机械化降低了对肌肉的需求,总之,阳刚和雄性力量不像过去那么值钱了 @tuxt520:传统男性角色也可以是同性恋啊 @whigzhou: 将古代男风等同于现代同性文化的说法很流行,但那是错误的,前者并不对婚姻和家庭构成冲击,并不挑战男性角色和雄性力量 @abada张宏兵:这些在ISIS国很推崇很值钱 @whigzhou: 没错,坏就坏在这里,当今西方物质实力如此强大,只因文化之阴柔,意志之虚弱,连几只臭虫都踩不死 @whigzhou: 1)认为某件事E不好,并认为其原因是C,不等于反对C,我当然不会反对和平化和机械化,2)指出某邪恶人群也拥有特性P,并不能驳斥『特性P是可贵的』这一论点,假如恐怖分子都爱吃肉,我们就不吃了?强奸犯都还长着鸡鸡呢不是?要反强奸就先自己割了?【这么简单的道路都需要解释,实在令人失望】  
白垃圾

【2016-07-16】

@方悄悄诺娃 有人问:你这样张口闭口小粉红,你跟小粉红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明显啊……我从没逼人表过态,也没去别人微博底下骂过街……小时候被人踩了一脚,我哭了,我妈妈问我是不是很疼,我说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对不起……然后那人听见了就跟我说“对不起”,我就哭着说“没关系”啊……我哪有小粉红万分之一的战斗力,不要谬赞我了。

@sw小橘子: 词的褒贬,是随着词所指对象的属性而变迁的。本来是褒义的词,长期用在卑劣的事物上,就带上了贬义。本来是贬义的词,长期用在价值链上游,就带(more...)

标签: | |
7288
【2016-07-16】 @方悄悄诺娃 有人问:你这样张口闭口小粉红,你跟小粉红有什么区别? 区别很明显啊……我从没逼人表过态,也没去别人微博底下骂过街……小时候被人踩了一脚,我哭了,我妈妈问我是不是很疼,我说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对不起……然后那人听见了就跟我说“对不起”,我就哭着说“没关系”啊……我哪有小粉红万分之一的战斗力,不要谬赞我了。 @sw小橘子: 词的褒贬,是随着词所指对象的属性而变迁的。本来是褒义的词,长期用在卑劣的事物上,就带上了贬义。本来是贬义的词,长期用在价值链上游,就带上了褒义。那么,“小粉红”是如何成为贬义词的呢? @whigzhou: 可不是嘛,whig/tory/yankee最早都是骂人话,只有最自信者才能欣然接受这些贬义绰号 @whigzhou: 英国人在这方面最豁达,美国黑人的称呼已经换了那么多个了,最后都没变成好词,negro在60年代还是中性词,约翰逊政府的官方文件里还这么叫,现在已经变成禁用词了 @whigzhou: 连Iron Lady都是俄国人叫出来的 @whigzhou: 马丁路德金在1963年那篇演讲里还把自己的民族称为Negro @whigzhou: 针对美国白人的蔑称不计其数,craker, okie, redneck, hillbilly,也没见受者满地打滚,很多人反而欣然受之引以为豪,最露骨的词是white trash,80年代很多南方白人作家自称white trash,1986年还出了本《白垃圾烹饪》,热卖  
大功率吸尘器

【2016-07-16】

@whigzhou: 昨天跟熊也聊天时我说,川普只要不支持贸易保护和15美元最低工资,还是可以赢得我支持的,福利主义是慢性病,可以慢慢治,贸易保护和高额最低工资则是速效自杀丸,后者尤烈,而且川普粉一直没想明白一件事:贸易保护是吸引低技能移民的大功率吸尘器,你把劳动密集型工厂都弄回来,拉美移民必定暴增。

@whigzhou: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一个后果就是大幅降低了墨西哥移民,近两年甚至已转为净(more...)

标签: | |
7283
【2016-07-16】 @whigzhou: 昨天跟熊也聊天时我说,川普只要不支持贸易保护和15美元最低工资,还是可以赢得我支持的,福利主义是慢性病,可以慢慢治,贸易保护和高额最低工资则是速效自杀丸,后者尤烈,而且川普粉一直没想明白一件事:贸易保护是吸引低技能移民的大功率吸尘器,你把劳动密集型工厂都弄回来,拉美移民必定暴增。 @whigzhou: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一个后果就是大幅降低了墨西哥移民,近两年甚至已转为净流出,一旦实施贸易保护,这一趋势立刻逆转。  
梅姨

【2016-07-15】

@whigzhou: 神速,脱欧大臣David Davis公布了离欧经济战略 http://t.cn/R5FEuRb Trade deals. Tax cuts. And taking time before triggering Article 50. A Brexit economic strategy for Britain

@_bear_:新上任的女首相怎么样?从就任演讲看似乎并不怎么靠谱呢

@whigzhou: 立场跟卡梅隆差不多,你觉得不靠谱的地方(我猜)其实是延(more...)

标签: | | |
7281
【2016-07-15】 @whigzhou: 神速,脱欧大臣David Davis公布了离欧经济战略 http://t.cn/R5FEuRb Trade deals. Tax cuts. And taking time before triggering Article 50. A Brexit economic strategy for Britain @_bear_:新上任的女首相怎么样?从就任演讲看似乎并不怎么靠谱呢 @whigzhou: 立场跟卡梅隆差不多,你觉得不靠谱的地方(我猜)其实是延续了卡梅隆的纲领,即在社会议题上彻底放弃保守立场(效果是消灭了这些议题),福利问题上从撒切尔立场后撤,走所谓『一族』路线 @whigzhou: 除了这几点,在自由贸易、财政开支、税收、管制等议题上,都算得上亲市场,比川普好多了 @whigzhou: 我的理想人选是最撒切尔主义的Michael Gove,可惜党内支持不足,Gove是那种会向医疗和教育这两个福利主义坚固堡垒发动攻击的人,这对于卡梅隆和梅姨都是不可想象的,目前政治气候下可能也得不到支持,而目前这个大转变最需要的是党内团结,所以我觉得在可能结果里,梅姨还是相当理想的。 @whigzhou: 最可喜的是,梅姨在脱欧问题上完全没有拖泥带水,这一点从原帖所转声明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几个日程期限设定都比之前大家预期的要早 【2016-07-17】 @whigzhou: 梅姨废掉了暖球部,表态支持低价能源开发,赞 http://t.cn/Rthcb1C @whigzhou: 梅姨组建的脱欧三驾马车非常给力,脱欧注定会占据这届政府的大部分注意力,她在社会议题上的倾向就没那么重要了,形势所迫,在经济方面恢复信心将是优先考虑,只要她显示出对这点的领悟,便值得看好  
除非傻瓜

【2016-07-14】

@海德沙龙 《以色列的共产主义土壤》 以色列人在生活中就像资本主义的终极典范,他们是个人主义者,极其善于创建和经营企业,对开发和推销创新也很在行。以色列拥有比整个欧洲更多的创业公司。然而,这些在自由市场中如鱼得水的以色列人,却极其讨厌市场,资本主义在多数以色列人眼里是个脏字。

@whigzhou: 以色列的经历带来几点启示:1)在远离日常尺度因而难以建立直觉的系统级问题上,非常聪明的一群人也可能犯浑,以色列(more...)

标签: |
7279
【2016-07-14】 @海德沙龙 《以色列的共产主义土壤》 以色列人在生活中就像资本主义的终极典范,他们是个人主义者,极其善于创建和经营企业,对开发和推销创新也很在行。以色列拥有比整个欧洲更多的创业公司。然而,这些在自由市场中如鱼得水的以色列人,却极其讨厌市场,资本主义在多数以色列人眼里是个脏字。 @whigzhou: 以色列的经历带来几点启示:1)在远离日常尺度因而难以建立直觉的系统级问题上,非常聪明的一群人也可能犯浑,以色列意识形态的转向发生在大批俄裔移民的涌入之后,后者对共产主义有着直觉感受,2)即便意识形态背景很恶劣,但只要面临急迫的现实生存问题,而且人不太笨,就不会在错误道路上走太远 @whigzhou: 立国以来,如何打赢战争生存下去,始终是以色列的头号问题,这迫使他们必须走务实道路,在战后两大阵营里,投靠哪一边更可能生存并保持独立,是不难看清的,除非傻瓜  
[译文]噩梦般的底特律教育系统

Real Reform for Detroit’s Kids
为底特律孩子做真正的改革

作者:Steven Malanga @ 2015-05-05
译者:babyface_claire(@许你疯不许你傻)
校对:hkustliqi
来源:http://city-journal.org/html/real-reform-detroits-kids-14433.html

It’s time to break up the city’s dysfunctional school system.
是时候打破这座城市功能失调的学校系统了。

Even as it tries to revive itself after emerging from bankruptcy, Detroit faces a new crisis: it had to shut down many of its schools this week because of a sickout by teachers. The Detroit Federation of Teachers engineered the stoppage to pressure the Michigan legislature to agree to a $715 million aid package—without which, Detroit schools could run out of money by June.

即使底特律在摆脱破产之后试图重整,它还是面临着新的危机:由于教师的托病旷工,本周许多学校被迫关闭。底特律教师联合会策划了这次罢工,以便向密歇根州议会施压让它同意一个7.15亿美元的援助项目——没有它,底特律的学校在六月就会破产。

Michigan governor Rick Snyder wants to tie the aid to reforms that would bring new leadership to the troubled system, but some legislat(more...)

标签: | |
7270
Real Reform for Detroit’s Kids 为底特律孩子做真正的改革 作者:Steven Malanga @ 2015-05-05 译者:babyface_claire(@许你疯不许你傻) 校对:hkustliqi 来源:http://city-journal.org/html/real-reform-detroits-kids-14433.html It’s time to break up the city’s dysfunctional school system. 是时候打破这座城市功能失调的学校系统了。 Even as it tries to revive itself after emerging from bankruptcy, Detroit faces a new crisis: it had to shut down many of its schools this week because of a sickout by teachers. The Detroit Federation of Teachers engineered the stoppage to pressure the Michigan legislature to agree to a $715 million aid package—without which, Detroit schools could run out of money by June. 即使底特律在摆脱破产之后试图重整,它还是面临着新的危机:由于教师的托病旷工,本周许多学校被迫关闭。底特律教师联合会策划了这次罢工,以便向密歇根州议会施压让它同意一个7.15亿美元的援助项目——没有它,底特律的学校在六月就会破产。 Michigan governor Rick Snyder wants to tie the aid to reforms that would bring new leadership to the troubled system, but some legislators are skeptical—with good reason. Snyder’s plan represents the fifth major reform agenda in the last 30 years for the Detroit Public Schools, which have been plagued by lousy leadership, a reform-resistant union, and a shortage of resources. Instead of a new plan for an old system, it’s time for Snyder and Michigan’s legislators to try something new. 密歇根州长Rick Snyder想把这个援助项目与一项改革挂钩,这项改革将把新领导班子引入这个陷于困境的系统,但是一些议员对此持怀疑态度——而且有很好的理由。Snyder的计划是过去30年里底特律公立学校的第五大改革议程,而底特律公立学校一直被糟糕的领导,抵抗改革的工会和资源短缺所困扰。 是时候让Snyder和密歇根立法委员会尝试一些新的方法,而不只是用个新瓶装旧酒。 Detroit’s public schools began their decline in the 1970s, as middle class residents fled the city. Even as the educational challenges increased, however, the system’s bureaucracy grew and grew. The board of education gained a reputation for financial mismanagement, fostering the impression that Detroit’s schools were being operated as a jobs program for adults, rather than to educate kids. 随着中产阶级逃离底特律,这座城市的公立学校从1970年代就开始衰退。尽管教育挑战加剧,这个系统的官僚主义却日积月累。教育委员会得到了财务管理不善的名声,造成了一种底特律的学校是以给成年人提供就业计划而运作,而不是教育孩子的印象。 By the late 1980s, the system ran a $180 million deficit, with a high school dropout rate of 50 percent and daily absenteeism averaging almost 20 percent of all students. The state brought in new management to stabilize the school system’s budget. 到1980年代末,教育系统有着1.8亿美元的财政赤字,高中辍学率高达50%,平均每天的缺席人数几乎占所有学生的20%。州里曾引进新的管理办法来稳定学校系统的预算。 Education reforms followed. Some principals gained the freedom to select their own curriculum and staff. A bitter teachers’ strike undermined these reform efforts, shuttering schools for 26 days in September of 1992. As one school board member told the press: “[The strike] hit the reform effort upside the head like a two-by-four.” 教育改革随后也被实行了。有些校长获得了选择他们自己的课程和员工的自由。一次激烈的教师罢工破环了这些改革措施,使得学校在1992年9月不得已被关闭26天。一个学校董事会成员告诉媒体,“(这次罢工)给了改革努力当头一棒。” The school district continued to drift. Controversy erupted when the board mishandled $1.5 billion in borrowed money meant to renovate schools. In 1997, then-governor John Engler proposed dissolving the board of education and turning the system over to a new group appointed by Mayor Dennis Archer. 学区继续脱离正轨。由于学校董事会对借来用于修缮学校的15亿美元管理不当,争议再度触发。1997年,时任州长John Engler提议解散学校董事会,把这个机构变成由市长Dennis Archer掌管的一个新部门。 In September 1999, however, the teachers struck again, this time for nine days, in opposition to Archer’s reform proposals, which included a merit-pay system tied to classroom performance. Archer wound up dropping the idea. 然而,在1999年9月,教师再次罢工,这次为期9天,以此反对Archer的改革提议。罢工提议包括了一个与课堂表现相关联的绩效工资制度。Archer最终放弃了他的改革设想。 Five years later, with the system showing little progress in educating students, frustrated Detroit residents voted for yet another reform plan, this time giving management of the schools back to an elected school board. That decision proved disastrous; the district’s finances quickly deteriorated. 五年之后,随着该系统显示出在教育学生方面进展甚微,沮丧的底特律居民投票支持另一个改革计划,这次把管理学校的权力还给了一个选举产生的学校董事会。这一决定被证明是灾难性的,该地区的财政状况迅速恶化。 In September 2006, teachers went on strike yet again, this time over proposals to freeze pay and require greater health-care contributions. By 2009, the district faced a $259 million deficit, as the new board failed to cut costs to respond to a rapid enrollment decline. Governor Jennifer Granholm seized control of the Detroit school district in February 2009 and installed a financial manager to right the ship. 2006年9月,教师再次罢工,这次针对的是冻结薪水和要求更多的医保缴款。到2009年,由于新的学校董事会在入学率快速下降的同时却没能消减支出,该地区面临着一个2.59亿美元的财政赤字。在2009年2月,州长Jennifer Granholm控制了底特律的学区,并指定了一个财务经理来挽回局势。 An audit discovered hundreds of employees getting paid for no-show jobs and salaries allocated to dead people. Obama education secretary Arne Duncan called the district a “national disgrace.” The system’s graduation rate had plunged to 25 percent, and in 2009, its students registered the lowest scores on the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 Progress tests since the exams have been given. 一个审计员发现有上百员工通过不用出勤的工作获得报酬,甚至有工资分配给死人。奥巴马的教育部长Arne Duncan称这个学区为“国家的耻辱”。这个学校系统的毕业率跌至25%。在2009年,它的学生得到了自从国家教育进展评估测试开展以来的最低分。 The state of Michigan has maintained control since 2009, but progress has been halting, in part because of the school system’s institutional dysfunction. The recalcitrant teachers’ union has successfully resisted many reforms. And Detroit’s bankruptcy, which left the city short of resources, hasn’t helped. Residents keep fleeing the city, and students keep leaving the school system. Enrollment is down to just 49,000, from 168,000 in 2000. 自从2009年来,密歇根州政府一直控制着学校系统,但是进展已经停滞,部分是由于学校系统的制度障碍。顽固的教师工会已成功抵制许多改革。底特律的破产,致使城市资源短缺,对此无所助益。居民一直在逃离这座城市,学生一直在离开学校系统。入学人数从2000年的16万8千跌落至仅有4万9千。 Facing these challenges, Snyder recently appointed the respected former bankruptcy judge Steven Rhodes to try and right the system’s finances. But Rhodes isn’t an educator, and Detroit’s kids desperately need better schools. Snyder should recognize by now that they won’t get them from the sclerotic and inept public system. 面临这些挑战,Snyder最近任命备受尊敬的前破产法官Steven Rhodes尝试修正学校系统的财政状况。然而Rhodes并不是教育家,底特律的孩子迫切需要更好的学校。Snyder现在应该意识到, 这些孩子不会从僵化且无能的公共学校系统得到良好的教育。 There is another way. In recent years, dozens of charter schools have been established in Detroit, attracting tens of thousands of city students. In fact, charter schools now enroll more students in Detroit than the public school system does. Snyder should aim higher—toward the complete elimination of traditional public schools in favor of an all-charter model. 还有另一种途径。近年来,底特律建立了许多特许学校,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城市学生。事实上,在底特律,现在特许学校比公立学校系统招收的学生更多。Snyder应该追求更高的目标,支持用一个全特许学校模式来彻底取代传统的公立学校。 Too radical? Not for New Orleans, which took this path after Hurricane Katrina, transitioning from its 120-school public education system to one dominated by charter schools. To bring about the transformation, New Orleans turned to the Louisiana Recovery School District (RSD), a state body instituted to take over failing schools. 太过激进?对新奥尔良来说不是。在卡崔娜飓风之后,新奥尔良采取这种方式把120所公立学校系统转化为一个特许学校系统。为了完成这次转变,新奥尔良求助于路易斯安那州复苏学区(RSD) 这一接管失败学校的州立机构。 After Katrina, the RSD became the public school operator in New Orleans. By 2007, some 60 percent of the city’s kids were enrolled in charters. New Orleans phased out its last government schools in 2015, effectively completing the changeover to an all-choice system. Graduation rates and test scores have rallied impressively. And it’s all happened in a network of schools that educates nearly as many children as Detroit does. 在卡崔娜飓风之后,RSD成了新奥尔良公立学校的管理者。到2007年,大约60%的城市孩子进入了特许学校。在2015年,新奥尔良逐步淘汰了最后的公立学校,有效的完成了向一个完全自由择校系统的转换。毕业率和考试成绩的上涨令人印象深刻。这都是发生在一个教育着与底特律同样多孩子的教育网络内。 Not surprisingly, charter schools in Detroit have their opponents. In fact, some critics are using the latest crisis to undermine charters, proposing to limit their ability to expand. Michigan should be doing exactly the opposite—phasing out Detroit’s reform-impervious public school system, encouraging local groups and charter operators from around the country to open more schools, and giving all Detroit residents the opportunity to escape the toxic grip of the city’s disastrous educational system. 不足为奇的是,特许学校在底特律有他们的反对者。事实上,一些批评家利用最新的危机来削弱特许学校并提议限制他们的扩张。密歇根州应该做的恰恰相反,逐步淘汰底特律无力改革的公立学校系统,鼓励地方团体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特许经营者开放更多的学校,给所有底特律居民机会逃避这个城市有毒的灾难性的教育系统。 Steven Malanga is the senior editor of City Journal, a senior fellow at the Manhattan Institute, and the author of Shakedown: The Continuing Conspiracy Against the American Taxpayer. Steven Malanga是城市期刊的高级编辑,曼哈顿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著有《勒索:对美国纳税人的持续阴谋》。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